7169659-2832072  
 
 
芬蘭 重稅簡政
瑞士 多民族共榮的哲學
荷蘭 治水物流
德國 重基礎產業的政策
 
 
我們國家真正的病根,簡略而言有三個,第一是政黨對立,政黨應是競爭的,但不應對立,民進黨輸的那天開始,從未有想如何以在野身分把國家弄好,只想把馬英九鬥臭鬥爛,以拿回政權。其次是媒體民粹,媒體為了銷售量或收視率,鼓動民粹,失去報人風格、及引領社會的自我期許,這又與政黨的對立互相激盪。第三則是治理無方,但治理無方是前兩者的結果,政府既受制於媒體,也受制於國會。

最近迭起紛爭的美牛、油電漲價跟復徵證所稅,我認為其實並不嚴重,都是小事,會從小事變大事,是因為民進黨將它當成鬥爭的議題。

要解決這種治理無方的弊病,只有一個唯一的處方,就是組成一個能幹且強勢的內閣,閣員都是一方之雄、要有大臣之風,在這個領域中,只這個人最厲害,而且只要一講話,大家都覺得佩服,而到國會去,觀察三天就沒有人敢欺負的人物,

最起碼八大部都要有這種大臣,如此媒體就會收歛,就連在野黨都會收歛,執政黨的國會議員也不敢造反。

我建議,馬英九到11月有很多部會要配合政院組織改造而合併前,這大約五個月時間,仔細思量找出人選,組成一支強悍有力、看起來讓人肅然起敬的內閣團隊,組成後馬英九就沒有事了,可以回家去陪馬小九。

我還要說的是,台灣不應再陷在四小龍的迷思,香港、新加坡是city states,不足為訓,而剩下的韓國,台灣的體質也大不相同:韓國是國家資本主義,台灣基礎比韓國好。

台灣真正該學習的對象有四個國家,而這四個國家名字後頭都有land,可叫做四個蘭,第一是芬蘭 (Finland),台灣應學其公平正義、環保,以及當年面對蘇聯強敵既能自保而不失國格的策略,芬蘭重稅但簡政,沒有繁複的官僚系統,讓人民從出生到墳墓都有很好照顧。

其次是荷蘭 (Holland),要學荷蘭其水利,現在我們不學它的與天爭地了,但如何治水仍可學習,另則是荷蘭的物流,這包括空運、海運及金融,台灣做為孤懸海外的島國,荷蘭應是學習對象。

再次是瑞士 (Switzerland),我們應學習它的工藝,以及周旋列強的策略,還有多民族語言、多民族共榮的哲學。

最後是德國 (Deutschland),我們要學其重工業、基礎產業,它的不以房地產為火車頭的經濟政策,德國不賄賂官員、做事絕不馬虎,終而能撐起歐洲許多不爭氣的國家。

但要如何學?民間會自己去學,政府只要營造環境去引導就可以,政府也無需曉以大義。

【2012/06/19 聯合晚報】
創作者介紹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