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金山活佛神異錄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廿一、活佛遺留下的神秘草扇

我最近從各方面證實,活佛是圓寂在已故仰光聞僑陳清韻先生家裏,並探聽陳清韻先生的九公子建福君家裏供設有活佛「舍利」塑成的佛像,乃邀約善友自由日報經理吳管書君一同到仰光第五條街去訪建福君,藉以探問活佛生病以及圓寂各種情形,一連訪晤數次,建福談說的非常詳細,他說:「那時我只有九歲,家父原本是信奉天主教的,同出家和尚一向不往來,只有媽媽一個人信佛,因為媽媽帶著我大哥的啞叭兒子,去金塔拜見活佛,喝了活佛畫的神水會說話了,因為這個原故,爸爸才信佛,拜活佛為師,我們一家差不多都做了活佛的弟子,活佛同我家有緣,尤其歡喜我,活佛未生病之前,我常同著爸爸媽媽上金塔去拜見他,後來活佛在塔上腳背生瘡,爸爸媽媽把他接到家來調養,我是天天同活佛在一道,那時我家是住在十七條街,他住在我家裏,顯得很快樂,每天講道說些佛教故事給我聽,活佛死在我家裏那一幕情景,至今尚映現在我的眼前,他是在沖涼房裏立著死去的,那個樣子我永遠忘不了,平常人家問他多大年歲,他從不告訴人家,在他快要死的前幾天,才說出來,我才曉得有八十四歲,他不但是我的皈依師傅,而且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哩!」說著,走到神龕前,在供桌玻璃盒中取出一柄很奇形怪狀的扇子給我看。

當建福君出示那柄草扇,又說出一段類似神話的故事,我不妨也把它寫出來,因為這是一個新發現,建福君說:「活佛在剛要圓寂的前幾天,把我叫到面前說:「弟子,我這個窮師傅一生不蓄長物,身邊只有這個草扇,是我自己做的,今天送給你,因為我看你心地良善,是個有福的人,所以我才交給你,作為師徒的紀念,可是,你必須記住,你不論走到那裏,千萬不要把它拋棄,一定要攜帶身旁,睡覺時,可以放在枕頭底下,自然會保你平安。』活佛圓寂後,我不時拿著這柄草扇玩耍,心裏覺得見到扇子,就好像見到活佛一樣,也把扇子當作是活佛一樣。

接著又說:「上次日軍侵緬之時,仰光地方不時遭日機轟炸,那時我家仍住仰光市區,一次,日機又來狂炸仰光,不幸有一顆炸彈落在我家屋頂上,當時我正在家裏,家裏另外還有九個人,炸彈落下之後,當即爆炸,那時我被炸彈的威力震昏了,倒在地下,待我醒後,屋裏那幾個大人小孩,全被炸傷了,只有我一人不曾炸著,大家保全這條命,全靠活佛這柄『草扇』,因為有這個原故,所以我們家裏把這柄扇子同活佛舍利塑的佛像供設在一處,早晚香花供奉,表示我不忘活佛的恩德。」

我聽到說那柄草扇有如此的靈感妙用,順便拿在鼻頭上嗅了一嗅,怪了!我嗅到扇子上有一股很濃香味,不是花露水香,也不像檀香,別有一種味道,我聞到那股香氣,心裏覺得非常清涼,同去的吳君嗅後,也辨別不出是何種香味,建福君說:「扇子上老早就有這股香味,」這又是一件奇事!活佛已經圓寂了二十五年,扇子上何以至今還有香氣?令人想不透!接著建福君又告訴我一件奇事,他說:「這柄草扇不但是上面有這股香味,它另外還有作用哩?」我問:「有甚麼作用?」他說:「我家裏小孩們,若是遇有傷風頭痛肚皮痛的小毛病,只用這柄草扇扇幾下,病就痊癒了。」真是越說越奇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九、活佛圓寂現神奇

活佛,他自從龍華寺被緬政府關閉,在大金塔上長住下來之後,他的生活,更加堅苦,一切動作,也都不像從前,都有一個很大的轉變,這個轉變不平常,他竟斷絕煙火,不吃飯食,每天只在塔上拾些瓜皮,果皮,花生殼,瓜子殼,鐵銹,和地上的草紙一些亂七八糟東西充飢,同時,又因他長時間不沖涼洗澡,又是在熱石板上拜佛,沒有正當的營養,加之受了熱毒,各種因由集在一道,於是就在民國二十三年陰曆四月間,他的兩腳背上生長了毒瘡,他還是照舊爬在熱石板上拜佛,卻不知身有病苦。

活佛的大弟子陳清韻居士,見到活佛在塔上生病,無有人照拂,乃親自用汽車把活佛接到十七條街家裏去調養,並且把自己的臥床讓給活佛睡,殷勤侍奉,就是在家人的兒子,孝敬父親,亦不過如此,看著活佛兩腳背上長有一個很大的瘡,就要請醫生來給活佛診治,卻被拒絕,過了幾天,瘡口更加潰爛,並且生了蛆,活佛還是不肯醫治,天天他把瘡口上的小生命一個一個捉了下來,叫人送到青草地上放生,陳清韻看到這個樣子,心裏很難過,向活佛說:「師傅這個毛病,我看,非醫不可,如果不醫,那是不會好的,請你接受弟子的要求吧,只要師傅病體痊癒,那怕一天花上一百二百元我都是心願的。」這樣勸說,不止一次,每次活佛只是搖搖手,不要醫。後來,陳清韻看到瘡口更加潰爛怕人,膿血不斷外流,又勸請活佛就醫,活佛嘆了一口長氣說:「弟子,你雖有財,有捨心,怎奈不能轉變我的業力何!豈不聞古人說:『罪不重不生娑婆』,須知凡是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是有罪業的,人人都是來受罪報的,你見到生病的人是痛苦,要曉得平常那些不生病的人,未嘗沒有痛苦哩!這個身體,就是報身,果報受完,就得大解脫,佛說『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一切是受,一切要受,修道的人得病,只應當平心靜氣忍受,不能勉強,要聽其自然,如果此報不盡,則又扯上來世葛籐,你不要難過,讓它去罷!說到生死,那是不足牽掛,無始以來,我們不知生了多少回?也不知死了多少次?修道的人但求有『安身立命』的把握,死又算得甚麼呢?」不計怎樣勸說,活佛始終不肯醫治,陳清韻看活佛態度如此堅決,也就無有辦法了。

舊曆五月初八那一天,陳清韻想到活佛的病,完全是不沖涼受了熱毒所致,心想要是沖洗個冷水澡,也許會好一點,於是乃要求活佛沖涼,那知這回一說沖涼,活佛便點頭答允,對陳清韻說:「你要我沖涼很好!我看今天也正是我沖的時候了。」(禪語雙關)說著,就爬下床來,大家把他扶到沖涼房裏,原來沖涼房頂上,安置有一個水蓮蓬頭,放開水管,水從蓮蓬孔裏細細流下,可以不緩不急,他們引著活佛站立在蓮蓬頭底下,並且告訴如何開水管,又向活佛說,你許久不沖涼,要多沖一下,方可除掉熱氣,活佛笑嘻嘻答道:「我知道,一定要多沖,只沖這一下,就不須再沖了。」(又是禪語雙關)沖涼時候,是下午七點光景。

陳家的人,把活佛送進沖涼房後,都走了出來,關上房門,過了好一會兒,不見活佛出來,大家以為活佛是要多沖一下,只好等著,聽牆上掛鐘敲打九下,沖了兩個鐘點的水,仍不見出來,走到門邊一聽,還聽得裏面有水聲,他們都在心裏好笑,覺得活佛真有點怪!幾年不沖涼,一沖就好像要沖幾年,於是又等,又過了很久,還不見活佛出來,家裏人都有點詫異,就在外面喊叫:「活佛,沖了許久,不要再沖了,可以出來。」卻不聽活佛答話,把門推開一看,只見活佛仍然直立在那裏,蓮蓬頭的水,還是在活佛頭上淋著,叫喚,活佛也不答應,即走到活佛身邊一看,見活佛面色大變,拉他,他不動,再摸他的心口,已經停止跳動,大家慌了!馬上派人把一位名醫鄭淵洲先生請來一看,把活佛脈搏一按,才知道已經斷氣!鄭醫生說在兩個鐘點之前就死了!大家覺得奇怪,為甚麼死了許久時間,屍體還不見倒下來呢?太神奇了!太神奇了!真是了不起的一位高僧,活佛這樣圓寂,陳家裏人又驚喜!又感嘆!世上的人,只聽說有睡著死的,坐著死的,從不聽說有立著死去的,陳清韻看見這個樣子,乃跪在活佛面前讚歎道:「師傅,你這樣死法,正是佛家『坐脫立亡』境界,非了生脫死證果的聖人,不能做到這個地步。」一面感嘆說:「像這樣一位高僧圓寂了,離開了人間,從此我們再沒有親近的機會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七、活佛感化道人

這件事,要算是活佛在佛國行道當中的一個插曲,也算是一件奇特的事,當活佛初來仰光時,在龍華寺一同掛單的當中,有一老一少兩個道人(道教),江蘇人,那兩個道人在俗時,原本是叔侄,那個老道人本不是正當修道的,而是專門跑江湖為活計,因為他年歲大,身體衰老,需要有人隨身侍候他。乃跑回俗家,把他十多歲一個侄子騙了出來,說上海,南京,杭州地方是如何繁華熱鬧,又有許多好喫的東西,年輕小孩,怎經得誘惑,也就願意跟他溜出來,他把侄子帶出來後,就將侄子裝扮成一個小道人,實際就是僕人,不計粗重的事,都命小道人去幹,並且管得很嚴,不讓小道人離開他一步,稍有差錯,非打即罵,小道人跟著他喫盡了苦頭,然而覺得老道人是自己的叔叔,倒也甘心領受不發怨言,老道人帶著小道人在國內跑了很多的地方,已經好幾年了,後來又跑到暹邏,這時,小道人已經長大成人,智識也開了,幾年來,他看見老道人專門幹些欺騙人的勾當,不行一點道德的事,心裏難過,很鄙視老道,又想到這樣的騙術幹下去,無非造孽,卻把自己的光陰白白葬送,因而就想脫離老道,另謀生路,可是轉念一想,此時離開,只是自己尚無獨立的本領,而外面道路不熟,又沒有親人,向何處依靠?何況手邊又沒有錢,離開了老道,是寸步難行,只好把這個念頭暫時蓄藏在心裏。

同著老道一起走江湖的,還有十幾個人,其中幾人看著小道人年輕,又聰敏,相貌亦頗端正,覺得這樣一個青年跟著跑江湖太蹧蹋了,看老道又常常打罵小道人,生起了憐愛之心,有一天,老道喝多了酒,醉了,與他的同伴說笑話,那幾個心腸好的人就乘機勸老道說:「小道人年青又聰敏,可以給他尋個出路,或者學生意,或者習手藝,將來可以有前途,像這樣跟著咱們吃白飯,未免可惜!何況常常受打挨罵,想必小道人是很難過的。」那知老道聽了同伴的話,非但不同情,反而說出令人驚心寒膽的話語,老道說:「你們以為他跟著我是吃苦嗎?老實說,我帶著他跑,還是看在他的爸爸情面上,要照他的媽媽待我的刻薄情形,我把他殺了還不甘心呢。」這話說出,卻被小道人偷聽到了,打了一個寒噤!小道人心想,上一輩的人做錯了事,下一輩是完全不曉得,就算我的媽媽對你不起,也不該在我身上報復,這種念頭,多麼惡毒,愈想愈怕,由是脫離老道之心更切,但是恐防不測,不敢顯露形跡,表面上還裝著無事一樣,照樣侍奉老道,只一心等待機會。

後來,那個老道又帶著小道人跑來仰光,這時,小道人心裏就盤算了,覺得老道既然他心裏有那個仇恨,自己的性命終久難保,隨時都有給他害死的可能,越想越難受,精神痛苦極了!因為老道帶著小道人一同住在龍華寺掛單,小道人不時跑到大金塔上去玩耍,也就常常同活佛見面,活佛好像知道小道人心中隱情,一天,活佛對小道人說:「我看,你還是出家當和尚比較好。」這句話觸動了小道人的心靈,再看活佛那種苦行和他的慈悲,深受感動,仔細一想,自己的身世太淒涼,倒不如出家當和尚,可以得個好的結局,於是就決心想出家,活佛又告訴小道人說:「你如果聽我的話決心出家當和尚,那就是你的福氣,我看你也是與佛門有緣,所以我要你當和尚,不過,開口奶要吃得好,必須尋一個有修行的和尚跟他出家,要緊!要緊。」小道人從此就在中國出家和尚當中冷眼觀察,看看那一個是真有修行的?不久,被他看上一個人物,乃是普陀山大乘庵當家師,他是來拜大金塔的,住在塔上,天天到龍華寺趕齋,兩人一談,十分投緣,樂意收他做徒弟,說完之梭,小道人就回去告訴老道,說他要出家當和尚,不願再做道人了,老道聽了,當時覺得小道人已經長大成人,再用威嚇是沒有用,乃悶在心裏轉念頭,面上卻不表示甚麼,一面通知龍華寺當家寶筏,說他把小道人帶出來時,曾經同小道人的父親說過,如果將來小道人在外尋不著手藝,還得要把小道人送回家去,現在小道人要出家當和尚,他就沒有臉去見小道人的父親,乃求寶筏一定打消這件事,寶筏不明白他們的淵源,以為是大乘庵當家勸小道人當和尚,就辱罵了大乘庵當家一頓,那位當家也就不敢收他了,還是小道人說不要錯怪人,是我自己要跟他出家,一面又悄悄地把老道的所行所為待他的一切情形和盤託出,這樣,寶筏才明白,可是,老道就打主意了,逼著要小道人同他一道去昆明,並且用甜言蜜語騙小道人,說到昆明後,決定替他去尋個好手藝做,不再過流浪生活了。然而,這時小道人已經看出老道的神色不懷好意,不計老道如何說,怎樣也不願去昆明,後來老道又轉了話頭,叫小道人同去山芭,小道人也不願同去,表示就住在龍華寺,甚麼地方都不去,老道無法,只好對小道人說:「你既然不與我同去山芭,住在此地可以,可是,絕不許你出家當和尚。」說過之後,老道就離開了龍華寺,待老道走後,小道人竟把道冠取下,剪掉頭髮,又打出家當和尚的主意了。

一天,大家正在吃午齋的時候,由山芭勃固地方來了一個有聾病苦惱的老和尚前來趕齋,活佛向小道人拍拍巴掌笑嘻嘻的說:「你的師傅來了!你要出家,可以拜這位老和尚做師傅,他就是你的師傅。」那個聾和尚(就是後來仰光觀音山達本寺開山達本和尚),正想收徒弟,所謂「一個尋鍋補,一個要補鍋。」因緣湊巧,一拍即合,那位老和尚歡歡喜喜把小道人帶去勃固玉缽寺小廟剃度,小道人當了和尚(就是現在達本寺住持永進和尚),當年就回國去昆明華亭寺受戒,又轉回緬甸,若干年來,在仰光修做了好些功德,頗為佛教爭光,這是緬甸地方眾人皆知的一件希有公案。我想,小道人如果不遇著活佛,結果說不定是很悲慘的?看來活佛救了小道人一條命,據說那個老道後來在半路上得病死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五、活佛使啞叭說話

這是活佛來到仰光後,住在大金塔上顯示的一個神奇!他來到仰光,卻不像在國內常常替人醫治毛病,所以也就很少有人知道他會醫病,他也從不向人說他會醫病。

這個神奇的經過是這樣,原來仰光華僑社會中,有一位聞僑陳清韻先生,福建人,他原本是信仰天主教的,從來對佛教隔膜,也不同任何出家人往來,可是,陳清韻的夫人,她是另一種信仰,因為她在這個佛國裏居留久了,擺在眼面前一般佛教活動情況,耳濡目染,使她不知不覺對佛教生起信心,常常到廟中去走動,燒香供花,拜佛供僧。一次,她聽說大金塔上有一位中國活佛,引發了她的好奇心,一天,她帶著她的大孫兒,特地上大金塔去參拜活佛,她磕罷頭,又拉著小孫兒向活佛磕頭,那個小孫兒磕了頭起來,指手畫腳「呀呀」直叫,原來他那個孫兒是啞叭,出娘胎後,就不會說話,已經六歲了,活佛看到那個小孩不會說話,當時生起了慈悲心,乃隨手取了一個茶杯,盛了一杯冷水,用手指在茶杯上畫了一陣,口裏又咕嚕了一回,就把水遞給啞叭小孩喝,啞叭初不願意喝,活佛說:「喝罷!我同你有緣,你喝了這杯水,你就能夠說話了。」啞叭好像懂得活佛的意思,就把那杯水捧著喝了,當時陳清韻的夫人看到那個情形,心裏半信半疑,並不敢十分相信有這麼靈感,她覺得一杯冷水,怎能使啞叭會說話,恐怕不會有那麼容易。

那知回到家去的時候,當真發生了奇跡!那個啞叭小孩居然開口說話了,一家人驚喜的了不得,陳清韻的夫人,她告訴家裏人說,啞叭今天在大金塔上喝了那位中國活佛畫的神水,所以會說話了,大家都認為是件奇事!陳清韻看到他的啞叭孫兒居然喝了和尚畫的水能夠說話,更是歡喜的了不得,於是改變信仰,信仰三寶,皈依活佛,做了活佛的大弟子(有人說活佛與陳清韻認識,是活佛經新加坡時得轉道和尚的介紹,那完全是誤傳,活佛根本沒有去過新加坡,他不懂交際,也不須要人介紹。),對活佛恭敬供養,殷勤備至,後來活佛還是在陳清韻家中圓寂的,這些情形,乃是最近由陳清韻的公子陳建福君親口說出來的,當然真實不虛。

無疑地,活佛治啞叭會說話,是個大奇跡!足見佛門中真有修行的高僧,他的作為,是有許多不可思議之處,至於活佛畫的那杯水,在筆者猜想,或者是「大悲咒」水,因為佛門同道中有許多人說活佛是持誦「觀音菩薩大悲神咒」得到靈感的,照佛教密宗道理來說,凡是密咒持誦靈了,均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然而這卻不是普通一般佛弟子隨便依樣畫葫蘆唸幾句密咒就成功的,第一要戒律精嚴,不好女色,不貪財,其次要有大悲心,再其次要有救度眾生的宏願。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三、活佛顯示定力

活佛,他在民國十八年從上海到香港,要來緬甸那時候,曾經在香港一個富豪家裏顯示過一次「定」力,談起這個故事,頗堪發噱!那時他落住在香港一個寺院中,該寺當家師對活佛很尊敬,因為該寺有一位護法,是個洋行的經理,廣東人,富有資產,雖是富而好施,但對佛法卻沒有正知正見,一味貪著享樂,除原配夫人外,另有五個姨太太,個個都是姣好美麗,他家裏設備和穿著的衣裳,一切等等,完全歐化不用說它,就是飯食舖排,也都是西歐格局,十足洋派,吃飯也都不用筷子,而用刀叉,並且一家大小都歡喜吃宰殺的活牲物。

那位當家看到他家中那般生活情況,心有所不忍,活佛到香港時,他就轉念頭,想借重活佛的道行,去感化那位經理,於是就領著活佛去見那位經理,見面以後,那位經理看到這個不修邊幅瘋瘋顛顛的骯髒和尚,心裏就不愉快,可是,他的愛妾三姨太,是讀過幾天書的女子,識得字,歡喜看小說,對中國舊小說,卻很愛好「濟公活佛傳」,她看見活佛的相貌神情,頗像濟公和尚,因而對活佛生起敬信心,一定留活佛在她家吃飯,特地親自下廚做素菜供養活佛,那位經理看他的愛妾如此殷勤,也只好隨和著,活佛是隨緣慣了的,留他吃飯,無可無不可,同去的那位當家師,因為有事他去,只留下活佛一人在他家裡。

可是,笑話就出在吃飯上面了,開飯時候,他看見桌上每人面前都是擺著一副刀叉,一個磁盤,只有自己面前是碗筷,活佛卻不知那些刀叉是幹什麼用的?他看著那些刀叉小巧可愛,順手把經理前面的刀叉拿起來賞玩,這一來,經理光火了!骯髒和尚動了他吃飯的用具,頓時生起厭嫌心!馬上板起面孔說:「和尚,你們出家人,不計走到那裏,都應該要安靜才是,今天初次到我家吃飯,為什麼像猴子一樣毛腳毛手隨便拿東西,可見你這個出家人一點定力都沒有。」像這種教訓口白,別人聽了,那是受不了,然而活佛他卻一點不動念頭,他待經理說完之後,反而笑嘻嘻地說:「是的,我和尚眼淺,不曾見過這種物色,愛動手,沒有定力,那末,你這位大居士一定是有定力的嚕!」經理卻不答腔,活佛也就埋著頭吃飯。

飯吃完了,大家都下桌走開了,活佛他卻不離開飯桌,反而就原位把他雙腿盤了起來,好像坐香的樣子,閉目打坐,初時,他家的人倒不注意,以為他閉目養靜,可是,過了一小時,不見他下坐位,再過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仍不見他下坐位,等到開晚飯時,飯菜擺好,叫他吃飯,他卻緊閉兩眼「相應不理」,當時他家裏人,看見這個和尚如此形狀,弄的莫名其妙!一連叫他多次,他依然不理會,大家吃完飯,他仍坐在那裏不動,一直到了夜晚睡覺時候,叫他到房裏去睡覺,他依然不睬,推他,他也不動,無法,只好隨他去。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一、活佛的神通遊戲

活佛,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他從來沒有叢林大和尚那套架子,也沒有冷冰冰的面孔,他是很天真的,往往在人家不著意的時候,他就露一手,表演一點近乎神通遊戲的玩意,像耍魔術一樣,使人看了莫測其高深,如果你認真要他顯示神通,他又板起面孔說:「有甚麼神通,我只曉得吃飯睡覺,拉屎撒尿,吃飽了睡,睡醒了吃,若說我有神通,那就是我會把香的甜的東西吃下肚去,拉出臭的骯髒的東西出來,算是我的神通本領。」人家笑說:「這樣的神通,人人都有。」他也笑道:「既然人人有,那又何必看我的。」其遊戲往往如此。

記得住在胡家時候有一天,我們正在花園乘涼,有一隻大黃蜂在我們面前飛來飛去,活佛像逗小孩似的,伸出手指向著飛的黃蜂說:「弟子,你忙的太辛苦了,就在我這裏休息一下罷。」只見蜂子真個就落在他的指頭上,活佛同牠說「三皈依」,又用手指摸撫他的身上,真怪!那個蜂子很馴服在他的指頭上爬行著,還用嘴舐活佛的手指,現著很親蜜的樣子,過了好一會才飛去。

又有一次,活佛鬧過一件有趣的把戲,一天,汪嘉棠居士請活佛去他家應供,那天是汪家有人過生日,請了好多客,大半都是活佛的弟子,辦得齋菜非常豐美,我同胡家的人也被請去作陪,開席時候,活佛看見桌上的菜,他笑說:「我難得吃到這樣的好菜,今天我一定要放開肚皮飽吃一頓。」說的大家都發笑。那天他吃飯,卻特別規矩,也不捏鼻涕吐口水,坐上桌子也不說話,只是捧著碗埋頭吃飯,他的女弟子們看他吃的那樣有味,就不斷給他奉菜奉飯,吃了一碗,又給他盛一碗,你盛一碗,我盛一碗,大家搶著裝飯,有的說:「吃了他的飯,我也是你的弟子,我的飯你也要吃,」活佛笑嘻嘻地說:「吃,吃,我一定吃,送來我就吃,不管是誰的。」這話說了,大家更加起哄,都把一碗一碗的飯擺在活佛面前,飯碗上面堆飯碗,堆成像個飯寶塔,活佛他悶聲不響,低著頭只吃,也不說飽足,居然把那一大堆飯吃光了。末了,汪家小姐又送上一大碗麵也把它吃光了,有人裝瘋取笑還要添飯給活佛吃,還是汪老居士止住說:「活佛你今天吃的太多了,再吃不得,吃出了毛病,我們才罪過哩。」活佛笑道:「你說我吃多了,我就不吃了。」我在旁邊數了一下,他一共吃了一十八碗飯外加一碗麵,要是倒出來,可能有一大面盆。

飯後回來,我笑問他:「活佛,你今天怎麼吃了那麼多的飯?看你的肚皮還不見鼓脹,那些飯吃到那裏去了?」他只是望著我傻笑,笑完了,他反問我:「法師是學教的人,常常說不來不去,不增不減,這話何解?」我說:「你問這話是甚麼意思?」他說:「你問我的飯吃多了是甚麼意思?」說罷我發笑,他也笑了。我想,這必是活佛的神變把戲,一個人,食量不計怎樣大,絕對吃不下十八碗飯一碗麵,除非是小說書上那個薛仁貴才有這樣大的肚皮。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活佛歡喜結鬼緣

活佛,他不單單歡喜結人緣,結一切眾生緣,他還歡喜結鬼緣,布施餓鬼,他常常要他的弟子們捐錢,買些黃表紙印的「往生錢」來燒給鬼,有一天,我笑問他:「未必鬼道的眾生當真還需要錢用嗎?」活佛一股正經答道:「這個東西並不能當錢用,鬼也不要用錢。」我又問:「既不能當錢用,鬼又不要錢用,為甚麼要燒這個東西呢?」活佛說:「不過鬼道眾生仗往生神咒力量,可以減輕他們的業報罪苦,得能超生就是。」我再問:「有許許多多的人買紙錢、買金銀錫箔,和冥國銀行的假鈔票燒給鬼,那有用嗎?」活佛說:「沒有用,沒有用,白燒!白燒!」我復又問:「還有些人紮些紙房子燒給他的先亡,那有用沒有用呢?」活佛笑了一下說:「那不但沒有用,反而令他的先人難過,是使他的先人永久住在地獄裡不得超生。」我聽了這話很驚奇!過後仔細一想,他的這種說話確有至理,我笑世上那些燒紙紮房子的人,想當孝子,反而變成逆子了,真是痴人!真是痴人!

活佛燒「往生錢」,都是他親自動手,並且還擺出一個架式,先結跏趺坐,然後把「往生錢」很細心的一張一張的燒,一燒就是好幾個鐘點,像西藏喇嘛燒「護摩」一樣,有時旁邊的人看他這樣燒法太麻煩,就幫著一把一把丟在火裡,活佛就喊叫起來「要不得,要不得,你看他們都動了瞋恨心,在罵你啊!說你太懶,圖省氣力,他們不得受用。」簡直說的活靈活現,使人毛骨悚然。

記得那年七月十五盂蘭盆節,汪嘉棠老居士特地請了一位棲霞山的老和尚來家施放「焰口」,我也隨喜去觀看,那一座焰口,整整唱唸了四個鐘頭,看活佛在焰口臺下也整整禮拜了四個鐘點,事後,我問:「活佛,你今天在焰口臺下磕頭那麼久,是拜佛?還是拜人?」他說:「不是拜佛,也不是拜人,是領著他們拜地藏菩薩。」我又問:「我只見你一個人拜,並不見有別人,你領著誰拜呀?」他說:「多的很呢!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披髮的、斷腿的、瞎眼的、跛腳的、長舌的、斷頭的何止幾百個,你看不見就是。」我聽了很是駑奇!如果沒有信心的話,一定當作是說鬼話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活佛為度人坐牢

活佛若干年來為了救度眾生,長年在外奔馳,可謂蓆不暇暖,他一走到那裡,他的弟子們得到消息,都是爭相迎請供養,他本人是隨緣安禪,只要有人請他,有請必到,有時不請自來,卻不分貧窮富貴人家,也不分是男弟子女弟子,一視同仁,據活佛的弟子傳說,每每一想念他的時候,想不到他就來了,認為是一件奇事,活佛他在外行教化,也不知吃了若干苦頭?並且還嘗過好幾次鐵窗風味,變作囚犯!那是為了甚麼呢?說來話長,原來活佛的風度,是瘋瘋顛顛慣了的,終日嘻嘻哈哈,從不講究威儀,又不避忌男女嫌疑,放蕩形骸,一切隨便,他給女人治病,有時用手在女人身上按摩,這一點,是腐儒偽君子們看不順眼的,有時他向著女孩子們說些似顛非顛的話語「你要把褲帶繫緊哪!」這類話,差不多是活佛的口頭禪語,由於這種關係,就引起了一般儒門之徒的譏嫌,由嫌生誹,由誹生謗,因而就造出謠言來污辱活佛,說他不守清規,甚麼「男女授受不親」嚕!甚麼男女混雜嚕!由誹謗漸漸生起陷害他的心。

有好幾次活佛就是這樣莫明其妙被警察廳捉將監裡去。據說他第一次坐牢的時候,還是他的女弟子黃宗漢女士(先烈黃興夫人)擔保出來的。說來還是一個大笑話哩!因為那位警察廳長出言不遜,黃夫人竟大鬧公堂,她質問廳長:「你的屬下是以甚麼罪名逮捕活佛,把他拘留起來?他犯了甚麼罪?有沒有事實根據?」廳長說:「那個和尚在外招搖惑眾,常同女人在一道打混,摸女人的身體,有礙風化,是個不守清規的和尚,所以要把他拘留起來。」黃夫人駁道:「你說他招搖惑眾,這四個字的含義,是包括有欺騙錢財以及擾亂社會安寧秩序行為,活佛他從來不受人的金錢供養,亦不作任何宣傳,只是一心勸人行善吃齋唸佛,那末,招搖惑眾的罪名根本不能成立,至於說他常同女人打混,行為不檢,要曉得活佛他是慈悲心腸,有病苦的人求他醫治,不問男女,一例結緣,從不受分文酬報,照你所說他同女人週旋就是不規矩,有嫌疑,要曉得他是我的師傅,我是他的弟子,照你這樣說,連我的人格也受到污辱了。」這一番話,駁得那位廳長無詞以答,接著黃夫人又帶著教訓語氣說:「當警察的職責,在安民保民,像你們這般胡鬧,簡直是擾民害民,我想不到民國時代的官廳還同專制一樣黑暗野蠻,試問,你們對得住先烈嗎?我們當初革命冒險犯難,倒是替你們這些不信聖賢仙佛的人打了天下,真個叫人灰心!」把那位廳長罵的狗血淋頭,他知道黃夫人的來歷身份,也只好忍受,把活佛釋放出來。

過了一個時期,活佛又被關進拘留所、這一次,是故意要同活佛開玩笑,要考驗他,說他既然是活佛,就可以不吃人間煙火食物,乃把活佛關在一間黑房裏,不給飯吃,也不給水喝,又鬧笑話了!活佛在黑房裏,仍舊不忘他的話頭,放開他的噪子唱唸「誰...... 唸......南......無......阿......彌......陀......佛」,最初一兩天,只不過是有一聲無一聲的叫著,那些警員們聽了他這個怪聲怪調,說:「我不給你飯吃,看你有多大氣力再叫。」到後來,他不計晝夜唱佛,聲音越唱越大,鬧的大家不能睡覺,把他餓了十一、二天,他的精神氣力反而愈加強壯,無法,只好把他放了出來,據說末後一次把他關在監裏時候,他在監牢裏,警官看到他頭頂上放光,受到感動,釋放他出來之後,反而做了活佛的弟子,皈依三寶,長齋奉佛,自此以後,那些腐儒們再也不敢興風作浪陷害活佛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活佛的秘行與悲願

我們佛教中修學佛法的人,要想在佛法上得到受用,一定要注重修持,修持也就是一種秘行,秘行的法門很多種類,如誦經,拜經,持咒,坐禪,持戒,唸佛,拜佛,不論專精於那一種,皆稱之曰秘行,有了秘行,才有受用。

活佛這個人,他在佛法上得到受用,也不會例外吧?自然也有他的秘行,在我與他同住的時期當中,我很留心觀察他的動作,他的秘行在那一方面?我覺得他是先修「淨土」,然後習「禪定」作加行,由「禪」「淨」雙修而得到證悟,然而他對於「密宗」持咒法門,似乎也有很大心得,我曾經聽得出家同道們談說活佛是持誦「大悲咒」得到感應的、這話有很可信的地方,密宗的神咒持誦得好,如果是戒律精嚴,原本有很多靈驗的,活佛之所以能夠替人醫治宿疾怪症,解除病人的苦痛,料想他必是得力於持咒的功用。記得清朝時候,吾鄉湖北武昌洪山寶通寺,出了一位名叫「摸腦和尚」,不計大病小病,只經他的手一摸,便霍然痊癒,湖北制臺端方的小姐瘋魔了,也是經他的手摸好的。情形是這樣的,端方的二小姐,因為得了瘋病,哭笑無常,並且不穿衣服,整天鬧個不休,請了許多名醫診治,都無效,無法,只好把她禁閉衙門後花園空房裏,這樣,有一年多,後來有人介紹說寶通寺有一位摸腦和尚善治怪病,何不請來試試,端方半信半疑,把和尚請到衙內,和尚問病人在何處?說是在花園房裏,和尚叫衙役在花園空地擺設一個香案,他站在香案前只是默念咒語,這時,那位瘋小姐看見花園中有個和尚,從窗口跳了出來,撲向和尚,和尚覺得有人撲在他身上,他就反手一巴掌打去,正打在瘋小姐頭上,小姐挨了一巴掌,吐出一口痰來,再看自己身上未穿衣,羞的跑回房去了,瘋病也就這樣好了。因為摸腦和尚他同人治病不開方吃藥,只用手摸,一摸便好,所以大家稱他叫「摸腦和尚」,那位摸腦和尚的手何以有此妙用?據說該寺有一座寶塔,他每天去到塔下行持,一隻手摸著寶塔磚石,閉著眼,心裏默誦「大悲咒」,一邊繞塔,一邊持咒,不計寒暑風雨,天天不間斷,如此十多年,得到靈感,所以有此神奇。活佛給人治病,他與那位「摸腦和尚」頗有相似處。

至於我說活佛的秘行是禪淨雙修,也是從他日常行動言談中得到的認識,他從不談說經論上的話語,也不講說公案典章,他行,住,坐,臥只有一句佛號,不唸佛時,就合眼靜坐,他唸的佛號,與人不同,古今來專修「淨土」的人,多是稱唸「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活佛他卻別緻,他唸佛是唸「誰唸南無阿彌陀佛」八個字,而且他唸這句佛號,還用一種腔調,有節拍,有音韻,並不是普通人唸佛口中喃喃,說明白一點,他是唱佛,他唱的那個調門,既不像梵唄,又不像叢林裏初一、十五在佛前拜願的腔調,他是獨創一格,他的唱法是這樣:「誰......唸......南...... 無......阿......彌......陀......佛。」若用木魚、引磬合起來,是一捶木魚,兩捶引磬,恰恰是兩眼一板,這是他領著大眾拜佛的名堂,拜一拜,就這樣唱一句,若是同著大家唸佛,他就不用這個調門,只唸「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不過唸的句子,還是有抑揚高低的聲音,假設他一個人唱佛,那就嚕囌了,還要帶上一大節尾巴:「誰.......唸......南......無......阿......彌......陀...... 佛......如......來......世......尊......是活佛。」他這樣的唱佛,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算得是活佛的「不二法門」,他唱的佛號,好聽極了!活佛的嗓子像洪鐘一樣響亮,每一個字唱出,都有旋律,其音幽雅,有如溪聲流水一般,餘韻不盡,使人聽了塵念頓消,身心輕快,我與活佛同住了兩個月,也學會了他唱的調門,過去在行腳當年,有時背著人哼唱一兩聲,覺得很有滋味。

我覺得活佛這樣的唱佛,是一種啟示,禪宗有「唸佛是誰」的話頭,唸佛的人要習禪定,修禪定的人要唸佛,正是標揭「有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的意旨,他不講經說法,只是用「誰唸南無阿彌陀佛」這八字來接引大眾,也說得上是他的悲願,可是,在一些咬文嚼字的法師,和些門戶之見的老修行,他們聽了這句「誰唸南無阿彌陀佛」,認為是異端,是怪誕。其實,他這一句佛號,裏面卻包括有很深奧的道理,永明壽禪師所著「宗鏡錄」一百卷,從頭到尾所發揮「禪宗」「淨土宗」的妙義,歸納起來,不過也就是一句「誰唸南無阿彌陀佛」罷了。就思想方面說,活佛的思想是純正的,他的教化,是教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戒殺放生,吃素唸佛,而他的門風也只有「老實唸佛」四個字,此外別無知見,絕不同那些旁門外道,這一點,我們應該要認識清楚。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活佛尊號的由來

活佛常常對人說,他的法名叫妙善,何以會有「活佛」兩字的尊號呢?我曾留心探問過這件事,據認識活佛的僧俗人們所說,也不一樣,但是每一種說法,都是有趣的故事。一說,活佛早年住金山時,他原本是外寮「行單」一個苦惱和尚,充當藏經樓上香燈職務,他不愛說話,只歡喜坐禪,並且歡喜爬在窗門檻上打坐,人家告訴他,窗門上坐不得,太危險了,他說:「我是要降伏睡魔。」

一天,他又是在窗門檻上打坐,一時昏沉不覺,就一個觔斗栽了下來,大家看見他從窗門上跌下來,都驚叫起來,說了不得!這一下會跌死!再細看時,他並不曾跌倒,仍然盤著雙腿坐在地下,他看大家擁了上去,馬上爬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嘻嘻哈哈跑上樓去了,大家看見這個情景,都認為是奇蹟!藏經樓的門窗離地面有十幾丈高,地下又是舖的石板,他掉下來跌不死,又不跌傷,反而結跏趺坐安安穩穩坐在地下,有的說,只有活佛才有此神通妙用,由此大家都稱叫他是活佛(這種傳說要佔多數)。

又有一說,金山寺外不遠地方,有一條小街,街上住有數十戶貧窮人家,其中有一戶人家,住的是一個老寡婦,她家只有母子二人,可是,那個兒子是個不孝的逆子,把他的母親當作僕人看待,不時還打罵,左右鄰居看那個兒子如此忤逆凶橫,都很可憐那個寡婦,活佛知道這種事,他生起了悲愍心,不時去那個老寡婦家安慰她,向她講說些因果輪迴的道理,豈知那個逆子看見這個和尚常常去他家裏,心裏很厭惡,一天,動了惡心,要作弄這個和尚,他悄悄的把他媽的「馬桶」(即糞桶)抱了出來,躲藏在大門背後,等活佛走出大門時,他從背後不聲不響把「馬桶」向活佛的頭頂倒蓋下來,一桶尿糞淋滿活佛一身,活佛並不煩惱,反而頂著「馬桶」向街上跑去,一時轟動許多人,都跟著看新鮮,有的看著拍掌大笑,有的看了心裏難過,說太罪過了!活佛跑到金山寺門前河邊,他才把「馬桶」取了下來,大家看了他那種形狀,更是笑的不亦樂乎,活佛好像滿不在乎似的說:「這有什麼可笑哩!一個人就是一個大馬桶,大馬桶上面蓋小馬桶,有什麼稀奇,值不得大驚小怪。」有人問他:「和尚,你覺得難過嗎!」活佛說:「我一點也不難過,這是他家兒子慈悲我,給我醍醐灌頂,我心裏覺得自在哩!」大家都感嘆著說,若果不是活佛,那有如此的忍辱心?由此地方上的人爭相傳說,我們這裏出了活佛,因為他是金山寺和尚,所以大家都稱他叫「金山活佛」。那個忤逆兒子,自從玩弄活佛之後,看見活佛居然忍受不與計較,心裏大生慚愧,覺得不該,太罪過了!特地去向活佛謝罪求懺悔,活佛也歡歡喜喜接受他的懺悔,向那個逆子開示說:「父母養育之恩,大如山丘,佛說:『若人百年之中左肩擔父,右肩擔母,於上下大小便利,極世珍奇衣食供養,猶不能報須臾之恩。』你的父母養你這麼大,不知費了多少心血精神,你不能令母親時時歡喜安樂,反而打罵母親,如此不孝,試問,你何以為人?」那個逆子聽了這番話,悔悟過來,跪在活佛面前痛哭流涕說:「我真該死!我真該死!」活佛又安慰他說:「只要你醒悟過來,還不算遲,從今後,好好孝順母親,已往的過失,都是可以消除的。」那個逆子受了活佛的感化,後來竟變成一個孝子,隨後他母子二人皈依活佛,受持齋戒,做了佛門弟子,地方上的人都議論這件事,如果不是活佛,怎會逆子變孝子?這也是「活佛」名號的由來。

上面這兩種傳說,與這次太滄和尚所說的就大有出入了,據太滄和尚說:「活佛在民國六年雖然已經有聲名了,還沒有人稱他叫『活佛』,民國八年時,因為章嘉活佛到鎮江,當地各機關團體各佛教寺廟住持,奉政府命令齊到火車站去歡迎,活佛也跟著一同去,當時大家看到章嘉活佛年輕,又是穿的俗服,還有警憲侍衛,看不出像出家修行的樣子,其中警察對歡迎的人們說,這樣年輕的人,又不穿出家衣服,與政府官員一樣,那裏是活佛,說時,把手指著妙善和尚與大家看,這才是真正的活佛,因此『金山活佛』之名,就從那次稱起的。」這一段話,好像是一個遊戲故事?我研究這話的內容,覺得有些不合邏輯的地方,第一點,活佛是個重修持的人,我與他同住兩個月,知道他的習慣好靜,不歡喜熱鬧場合,他怎麼會趕熱鬧參加歡迎呢?第二點,就算活佛去趕熱鬧,他也只能夾在人群隊裏,站在前面的,全是些衣履整齊肥頭大臉的一些方丈當家大和尚,活佛那種破衲寒酸神氣不會使人注意。第三點,既然大家是奉政府命令前去歡迎,其中又有各界領袖人物,那種場面,當然是莊重肅靜,在那種氣氛之下,當警察的怎會指手劃腳向會場大眾高談闊論?照太滄和尚所說,活佛之名,是由警察指認出來的,也可說是警察取的,我看,恐怕不見得如此簡單吧?即或真有其事,我相信大家早已認識活佛,他早已有了活佛的聲名了,不然,警察不指別的和尚,而獨指妙善是活佛?我以為妙善大師之所以被人稱為「活佛」,絕非偶然,一定是他有了一種特殊神奇的表現,他的行徑,類似小說書中的「濟公活佛」,所以大家才稱呼他叫活佛,我認為這兩種傳說,可信的成分要比較多。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活佛的出生

談到活佛的出生,確實是一個謎,若干年來,我會見活佛的在家弟子,探問活佛的出生履歷,他們都不明白其根底,我也曾在出家同道中問過這件事,也都答不出所以然來,究竟活佛是那裏人?他俗家姓甚麼?幾歲出家?在何處出家?拜誰為師?在何處受戒?那一年受戒?這些事,從來沒有一人能夠道出或舉出可信的證據出來,認識活佛的人所講說的,也全不一樣,有說活佛是山東人,有說是直隸,有說是山西,有說是陝西,也有說是甘肅,在十多年以前,有一位朝拜仰光金塔的老修行說活佛是山西人,他的師傅也是一個神秘人物,傳說當過一個很大的武官,終日不說話,他們一共師徒三人,都是精武術,活佛的師傅同師兄,都是高大身材,至於活佛是何時出家?俗家姓甚麼?師傅法名叫甚麼?仍然說不出所以然。

活佛的年歲,在我認識他的時候,就聽有好幾種傳說,有說五十多歲,有說六十、七十不等,究竟那一說可靠?似乎都是猜測之詞,誰也不敢肯定,簡直是一個「謎」。

我與活佛同住時,知道他有一個習慣,他不歡喜人家盤問他的根底,他從不向人談說他的出生履歷,有人向他提到這些事,他老實是左顧而言他,不作正面答覆,使人摸不著頭腦,這,也許就是一般猜測的來由?記得有一次,有一個名叫黃懺華的居士(活佛弟子),他跑來歡歡喜喜問活佛:「你老人家今年高壽幾何?俗家在那裏?」剛剛問了這兩句話,活佛向他搖著手,現出不愉快的神色說:「你不是算命看相先生,我也不要你看相算命,問這些不相干的廢話做甚麼?」說得黃懺華面紅耳赤,活佛看到他不好意思,又用安慰的語氣說:「我告訴你,在家學佛,第一要斷俗氣,往後遇見出家人,可別盤問他這些閑話,只可以問他修持那一法門,是讀經,是持咒,是念佛,還是修習禪定?這才是正當,你問我的出生,如果我說是出生名門大族豪貴之家,童真入道,現在有一百歲,出生之前,我的母親得著甚麼異兆,生下來時候,又是異香滿室,你相信嗎?假設我說出生下來,父母是討飯的,沒有飯吃才出家,你聽了如何呢?說我出生高貴,你當然生歡喜心,說我出生低微,你當然生卑視心,是不是?要曉得這些都是世俗淺見,佛法中是不計這些的,不問年老年少,但問有道無道,你還要曉得,凡是故意說他出生不凡的,那都是騙人的鬼話,信不得,除非是佛菩薩應世降生,才有異兆,你我凡夫,有甚麼不同?有甚麼奇特?」黃懺華聽了這一番開示,馬上爬在地下磕頭,向活佛求懺悔,後來黃懺華對人說:「活佛雖不講經,但是說的話全是佛語法語,使人聽了,如飲醍醐,開佛知見。」

因為我們知道活佛有這個習慣,所以就不便冒昧叩問他的年齡籍貫,始終得不著要領,可是,有一天,我會見一位七十多歲的革命元老龍積之先生(龍老先生廣西人係考試院秘書龍月廬先生尊翁),談起活佛,龍老說他在幼小時,曾在北京見過活佛一兩面,那時的相貌形狀,與現在差不多,若果依照龍老說話,那末,活佛就有一大把年歲了!絕不止五十、六十、七十歲。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言

閱讀臺灣「今日佛教」月刊第二卷第二期,上載有煮雲法師大作「金山活佛」一篇文章,我一看到這個醒目的標題,內心就生起了一股歡喜情緒,煮師的文藝天才,和他的創作能力是為人所稱道的,數年前,他在佛刊上寫的那篇「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不知感化了若干人發心皈向佛門,這次以他生花的妙筆來描寫這位久已被人遺忘了的聖僧掌故,在想像中,自然是扣人心絃引人入勝了。我仔細讀了一遍,覺得有點美中不足,頗有不盡不實的地方,這也難怪,煮師原本說得明白,他本人並不認識金山活佛,只是內心景仰,所寫的皆是根據金山寺方丈太滄和尚傳說,我看,內容有一部份又是太滄和尚從虛雲和尚傳說來的,像這樣地輾轉傳聞,也就不免以訛傳訛了。

筆者過去與金山妙善活佛(以下簡稱活佛)曾經有一點不大不小的因緣:第一次見面,我們同住了兩個月,第二次、第三次會面,只相聚數日,我與活佛有此三面因緣,對於他的一切,可以說有個大概的認識,在我眼光中的活佛,雖然不像一般人傳說那般神奇活現,卻也有些不可思議的地方,說他是一位傳奇的人物,倒也不為過,我有時覺得一些對活佛識者與不識者的人,只是都注重在他神異的一面,把他苦行度人的真實事跡與悲願反而忽略了,因為大家都把他「神化」起來,所以就少有人替他作文字的表揚,使他的高尚人格和願行,反而埋沒不彰!

煮雲法師很感慨地說:「金山活佛,既有如許可歌可泣的動人事件,是一位正知正見,有修有證的聖僧,為什麼佛門中人直到今天,從來沒有看到有片言隻字的報導?生前無人記其事,寂後無人作其傳,這不是佛教徒的疏忽是什麼?」這個原因,我在上面已經說過,是大家把他「神化」的原故,佛法是忌諱標奇立異談神說怪的,因之,大家怕人譏嫌,所以沒有人來替他宣傳,據我所知,活佛本人也最不喜歡人家替他啦啦(我有一次想把活佛靈異故事寫出宣揚,不料他同我大鬧,下文詳談。)其次,活佛那種近乎瘋瘋顛顛的派頭,以及他不規則的生活等等,不是普通一般人可以效學的,也是學不到的,再其次,活佛他那不好財並且一生不使用金錢,不貪供養的風度習慣,在我們中國佛教僧團圈子裏一般風氣,都有點那個,是個諷刺,如果認真來宣揚這事,那是會絆動許多人的瘡疤,使一般愛財和尚不快,因為有以上幾種原因,所以大家就不替他搖筆桿,只是口裏作掌故談談,雖然沒有人來替活佛宣揚,可是,黃河流域,長江流域,珠江流域,以及海外香港,星洲,緬甸一帶地方被他所感化,信仰他的老少男女,又何止成千上萬?而且凡是皈依活佛的人,全是真誠喫齋念佛恭敬「三寶」的佛弟子,從沒有一個紅毛綠眼睛的「四寶」人物,只是他(她)們沒有樹起鮮明旗幟,標榜是活佛的弟子,活佛的願力精神,卻是永久留在人間。

煮雲法師文中開場白裏有幾句話:「...... 讀者如有知道金山活佛的出身,或者在中國或南洋的神異之事跡,敬請賜告。」這幾句話,觸動了我的機感,不妨把我八識田中蓄藏已久的些個印像種子搬出來,絕不加絲毫渲染,用極忠實的態度,根橡事實,把它平鋪直敘報導於讀者之前。在我未寫正文之前,有兩點意思須得預先聲明一下:一、我寫這篇文字的意向,在顯示佛法中正知正見真修實證的憑據,絕不是談神說怪宣傳迷信。二、這篇文字,只能作活佛的軼事看,所寫的,不過是點點滴滴的掌故,算不得是有系統的記錄,更算不得是「傳記」,不過使大家對活佛這個人有一種明晰正確的認識罷了,為使讀者易於了然起見,我且把它分作條段來說明。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5546755_2c7dad33b0.jpg

三版自序

本集子印出的因緣,我在初版「引言」,再版「序言」中,早有說明。

這次,印行第三版,說來也是一個因緣。記得在昨年夏天,善友劉亮公夫婦來我處,閑談中提到十多年前我寫的「金山活佛神異錄」這本集子,亮公認為這是顯揚中國大乘佛教菩薩僧的一本書,也是一本引導初機的良好讀物,他有意出資印刷一批,分贈各方,廣為流通,以結善緣,隨後,又有幾位善信,也都歡喜贊助來完成這件事,這是想不到的因緣。這本集子當初出版時,我並沒有出賣版權,太虛大師說:「佛法無私,非同秘術」。既然大家發心行善施財來流通這本集子,我自然是讚歎隨喜。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