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警世通言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山色晴嵐景物佳,煖烘回雁起平沙。
  東郊漸覺花供眼,南陌依稀草吐芽。
  堤上柳,未藏鴉,尋芳趁步到山家。
  隴頭幾樹紅梅落,紅杏枝頭未著花。
  這首《鷓鴣天》說孟春景致,原來又不如《仲春詞》做得好: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利名門路兩無憑,百歲風前短焰燈。
  只恐為僧僧不了,為僧得了盡輸僧。

  話說大宋高宗紹興年間,溫州府樂清縣有一秀才,姓陳名義,字可常,年方二十四歲。生得眉目清秀,且是聰明。無書不讀,無史不通。紹興年間,三舉不第,就於臨安府眾安橋命舖,算看本身造物。那先生言:「命有華蓋,卻無官星,只好出家。」陳秀才自小聽得母親說,生下他時,夢見一尊金身羅漢投懷。今日功名蹭蹬之際,又聞星家此言,忿一口氣,回店歇了一夜。早起算還了房宿錢,僱人挑了行李,逕來靈隱寺投奔印鐵牛長老出家,做了行者。這個長老博通經典,座下有十個侍者,號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皆讀書聰明。陳可常在長老座下做了第二位侍者。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月盈虧,星辰失度,為人豈無興衰?
  子房年幼,逃難在徐邳,伊尹曾耕莘野,子牙嘗釣磻溪。
  君不見,韓侯未遇,遭胯下受驅馳,蒙正瓦窯借宿,裴度在古廟依棲。
  時來也,皆為將相,方表是男兒。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毛寶放龜懸大印,宋郊渡蟻占高魁。
  世人盡說天高遠,誰識陰功暗裡來。

  話說浙江嘉興府長水塘地方,有一富翁,姓金名鐘。家財萬貫,世代都稱員外,性至慳吝。平生常有五恨,那五恨?一恨天,二恨地,三恨自家,四恨爹娘,五恨皇帝。恨天者,恨他不常常六月。又多了秋風冬雪,使人怕冷,不免費錢買衣服來穿。恨地者,恨他樹木生得不湊趣。若是湊趣,生得齊整如意,樹木就好做屋柱,枝條大者就好做梁,細者就好做椽,卻不省了匠人工作。恨自家者,恨肚皮不會作家,一日不吃飯,就餓將起來。恨爹娘者,恨他遺下許多親眷朋友,來時未免費茶費水。恨皇帝者,我的祖宗分授的田地,卻要他來收錢糧。不只五恨,還有四願,願得四般物事。那四般物事?一願得鄧家銅山,二願得郭家金穴,三願得石崇的聚寶盆,四願得呂純陽祖師點石為金這個手指頭。因有這四願、五恨,心常不足。積財聚穀,日不暇給。真個是數米而炊,稱柴而爨。因此鄉里起他一個異名,叫做金冷水,又叫金剝皮。尤不喜者是僧人,世間只有僧人討便宜,他單會布施俗家的東西,再沒有反布施與俗家之理。所以金冷水見了僧人,就是眼中之釘,舌中之刺。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得歲月,延歲月。得歡悅,且歡悅。萬事乘除總在天,何必愁腸千萬結。放心寬,莫量窄,古今興廢言不徹。金谷繁華眼底塵,淮陰事業鋒頭血。臨潼會上膽氣消,丹陽縣裡簫聲絕。時來弱草勝春花,運去精金遜頑鐵。逍遙快樂是便宜,到老方知滋味別。粗衣淡飯足家常,養得浮生一世拙。
  開話已畢,未入正文,且說唐詩四句: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
   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鱉曾欺井內蛙,大鵬張翅繞天涯。
  強中更有強中手,莫向人前滿自誇。

  這四句詩,奉勸世人虛己下人,勿得自滿。古人說得好,道是:「滿招損,謙受益。」俗諺又有四不可盡的話。那四不可盡?--勢不可使盡,福不可享盡,便宜不可占盡,聰明不可用盡--你看如今有勢力的,不做好事,往往任性使氣,損人害人,如毒蛇猛獸,人不敢近。他見別人懼怕,沒奈他何,意氣揚揚,自以為得計。卻不知八月潮頭,也有平下來的時節。危灘急浪中,趁著這刻兒順風,扯了滿蓬,望前只顧使去,好不暢快。不思去時容易,轉時甚難。當時夏桀、商紂,貴為天子,不免竄身於南巢,懸頭於太白。那桀、紂有何罪過?也無非倚貴欺賤,恃強凌弱,總來不過是使勢而已。假如桀、紂是個平民百姓,還造得許多惡業否?所以說「勢不可使盡」。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富貴五更春夢,功名一片浮雲。眼前骨肉亦非真,恩愛翻成讎恨。
  莫把金枷套頸,休將玉鎖纏身。清心寡慾脫凡塵,快樂風光本分。

  這首《西江月》詞,是個勸世之言。要人割斷迷情,逍遙自在。且如父子天性,兄弟手足,這是一本連枝,割不斷的。儒、釋、道三教雖殊,總抹不得「孝」、「弟」二字。至於生子生孫,就是下一輩事,十分周全不得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浪說曾分鮑叔金,誰人辨得伯牙琴。
  於今交道奸如鬼,湖海空懸一片心。

  古來論文情至厚,莫如管鮑,管是管夷吾、鮑是鮑叔牙。他兩個同為商賈,得利均分。時管夷吾多取其利,叔牙不以為貪,知其貧也,後來管夷吾被囚,叔牙脫之,薦為齊相。這樣朋友,才是個真正相知。這相知有幾樣名色,恩德相結者,謂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謂之知心;聲氣相求者,謂之知音,總來叫做相知。今日聽在下說一樁俞伯牙的故事。列位看官們,要聽者,洗耳而聽;不要聽者,各隨尊便。正是: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不與談。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