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講一件發生在九三年的故事。有位姓李的工人師傅,曾跟著侄子在我家聽過妙法老和尚講說佛法,一下子相信了佛、菩薩的存在。半個月後他再來見我時,掏出一個居士證給我看,對我說他已經皈依了,而且星期天還要到寺院幫助維持秩序。我高興地稱讚了他,自愧不如地說自己還沒有去寺院辦理皈依呢!
  
  又半月後,我正在家裡同七八位對佛教感興趣的人「談經說法」,李師傅帶著一位婦女進了屋,打過招呼之後坐在了一邊。
  
  等我和其他人談話告一段落之後,這位婦女說話了:「我今天本來是找您說理來的,可是聽了剛才您對大家講的這些話,覺得都是教人學好的。可我們這一位(她用手一指李師傅,我才知道他們是夫妻)到您這來過一次後,回家就對我說,他要當居士。每天捧著一本書嘰裡咕嚕的背,沒多少天他還真的當了居士。我不懂居士到底是幹嘛的,心想他能學點東西總是好事唄。誰知道以後他下班回家就上炕,雙腿一盤,練什麼打坐。到星期天就往寺院跑,說是當護法;還說以後家裡水果香油不用買了,寺院裡有的是。我問他寺院裡哪來的水果香油?他說現在信佛的人特別多,來寺院上供的也不少,除了水果香油,還有布匹、糕點什麼的,和尚們用不了,吃不完,幫忙的居士就分了。我一聽,這不和上班掙錢一樣嗎?也就不再反對他了。誰知他越來越不像話,現在不光下班炕頭坐,還要吃要喝,一會兒叫我端杯水,一會兒說肚子有點餓,叫我給拿幾塊餅乾。我說我這裡忙著做飯,你不會自己拿嗎?他說他練打坐腿不能放下來。哎,您說氣人不氣人,鬧了半天當居士就是當爺爺啊!趕明兒我也當居士練打坐,看誰來侍候誰。今天我是帶著一肚子氣找您說理來的,我認為是您把他教壞了。可剛才一聽不是那回事,真對不起您,等回家再和他算帳。」
  
  她的一席話,對我震動可不小。原來我就聽說寺院裡一些不如法的傳說,但我總不太相信,現在得到了驗證。甚至還聽到了因分供品不公而打起來的,我從經書中瞭解到,寺院的一草一木未經允許不得擅動。供養佛法僧的供品,居士怎麼可以拿回家呢?還要爭搶,知不知道這是在犯罪?「施主一粒米,重如須彌山。吃了不修行,披毛帶角還。」出家人接受十方供養,如果不如法修行尚且要墮入惡道,更何況在家人呢?將來是否要下地獄暫且不提,就是這一世本有的福報恐怕也會喪失殆盡。打一個比方,戒行精嚴的比丘,他的福澤好比一塊富饒廣闊的土地,十方善眾前來供養就好比播下種子,土地肯定會給予辛勤耕耘者以豐厚的回報,耕耘者也必定會像熱愛生命一樣愛護土地。而戒行稀鬆的出家人猶如貧瘠的土地,無法給耕耘者以收穫,就連自身本有的一點點養分也會被瘋長的野草掠去,最終難免被人荒棄。更何況身為在家人,廣種福田尚且來不及,又怎能將貪、嗔、癡的習氣帶進佛門淨地?
  
  妙法老和尚曾說:「假如供養的食品僧人確實吃不完,又不宜存放,是可以分給居士拿回去,但必須經住持同意。居士可根據自己所拿供品的大概價值放些錢在功德箱內,或者幫著拿到市場上去賣掉,錢交給寺院,這樣就如法了。」
  
  護持寺院本是居士份內的事,怎麼可以藉機斂財?更何況因貪心而打架,會給佛教造成極壞的影響。在此,我懇請每位同修,務必及早仔細閱讀《地藏菩薩本願經》和《梁皇寶懺》。我們懷著虔誠恭敬之心閱讀,一定會生大慚愧心、生大懺悔心,消殃滅罪,獲福無量。我們學佛,本來就是要獲得智慧,背塵和覺,滌蕩無始劫來於五濁惡世中沾染的貪、嗔、癡三毒。一個有智慧的人,一旦認清了自己往昔的毛病與習氣,正是通往地獄的種子,又怎麼會一錯再錯,置自己於萬劫不復的境地呢?」
  
  「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唯有真正開啟了智慧之門,我們才會深信「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才會懂得佛菩薩如眾生父母。佛不會因為誰有了「皈依證」就包庇縱容誰,誰沒有「皈依證」就降罪懲罰誰。佛是悲心切切地宣說宇宙人生的真理,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迷途知返,離苦得樂。但是人生的道路還是要靠我們自己去走。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就不會抱任何僥倖心理,老老實實地學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