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四年,我還住在獨門獨院的平房裡。時至中秋,院裡花草依然茂盛。
  
  進大門左側第一間房是我的書房兼會客室,窗處擺放著一棵大橡皮樹,窗內寫字檯右側的花架上,擺著一盆秀秀氣氣的文竹。
  
  這天下午,上中學的兒子沒有課,吃過午飯後,就到書房寫作業去了。而我在自己的臥室裡看經書,等待妙法老和尚的到來。
  
  四點多鐘門鈴響了,我迎出去將妙法老和尚和他的侍者請進書房。十六歲的兒子向師父合十問訊後,繼續做他的作業。
  
  落座後妙法老和尚問兒子:「你的腳是不是有臭味啊?」
  
  兒子紅著臉道:「我的腳從十二三歲就開始臭,怎麼洗也沒用,剛才我爸提前半小時就讓我打開門通風,您還能聞到臭味啊?真對不起,我到那邊屋裡去。」
  
  師父笑著制止說:「我倒沒聞到什麼臭味。剛才你向我頂禮,你屋裡所有的植物都跑進來向我頂禮,你屋裡的這盆文竹告你的狀,說你一下午在這光楞神,或是玩小玩意,沒寫多少作業,另外說你的腳臭得把它都快薰死了。」聽老和尚這麼一說,兒子被驚得瞠目結舌,臉更紅了,神情發窘地看著我,可能是怕我罵他吧。
  
  我笑著對師父說:「這孩子從上小學就這樣,學校開家長會時,老師說他上課坐得規規矩矩,似在認真聽講,可喊他三聲他都聽不見,我怎麼教育他也改不了。還好,成績馬馬虎虎總算過得去。可是這腳是頂風臭八里地,有什麼法子呢?」
  
  我說話時,師父一直在微閉雙目。稍後,他說道:「你家的橡皮樹剛才安慰文竹說,它能幫助它。讓我告訴你,用它二片發黃的葉子『如此這般』加工一下(原諒我不能詳細說明,以免橡皮樹遭難),讓令朗使用一次就好。」
  
  儘管《地藏經》上說過花草樹木皆有神識,聽說植物能對話仍然令我感到很好奇。
  
  「您見到的橡皮樹和文竹是以什麼形態與您講話呢?」
  
  「橡皮樹是穿綠色古裝的成年人形象,文竹也是穿綠衫,但是單薄秀氣,頭上扎公子巾的少年模樣。你院中的花則多是女孩子形象,衣著艷麗。也可能這全是幻覺,只是一種信息傳遞,這是大自然的奧妙。佛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心經》上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因此不必著相。」
  
  我仍然執著地問:「既然植物有神識,我若剪它兩片葉子,它不是也會感到疼痛嗎?」
  
  「是的,剛才橡皮樹讓我告訴你,請你在剪去兩片葉子後,用花盆裡的一點泥土抹在傷口上即可止痛。另外它已跟著你唸經學佛了,再給它擦葉子反面時,水裡不要加白酒了,它也要守戒。它為幫助文竹而捨去兩片葉子,是學佛的身佈施精神;另外它也想報答你們對它平時精心的照料,所以就是疼痛也心甘情願。」
  
  我聽後非常感動,更加堅信這個信息是正確的。確實是朋友告訴我,橡皮樹喜歡「喝酒」,教我每星期給橡皮樹擦葉子時,在水中加點白酒,會使它長得更旺盛。
  
  經師父這麼一說,我忽然想起報紙上有文章介紹,花也有好惡,說什麼花和什麼花放在一起就長得好,而某種花放在一起就長不好。記得前年報紙上還有一篇報道,科學家研究發現,森林遇到大火時,儀器可以感受到快要被火燒著的樹木發出絕望的悲鳴,並能迅速把著火的信息傳遞給其它樹木。而沒有大火時,測試儀器上卻很平靜。原來它們和人類及其它動物一樣,也有七情六慾。從這天起我對《楞嚴經》上講的『羊死為人,人死為羊;草死為人,人死為草』的道理更堅信不移,也理解了佛為什麼說『清淨比丘,及諸菩薩,於岐路行,不踏青草,況以手撥,雲何大悲取諸眾生血肉充食』的原因。
  
  當天晚上,按照「如此這般」的方法治療過後,兒子的腳竟然再也聞不到一點臭味了。這如同神話般的事情就真真切切地發生在我家裡,由此也使我聯想到李時珍、孫思邈等神醫,他們能瞭解那麼多中草藥的藥性、寫出《本草綱目》、《千金方》,開出濟世救人的良方,一定是菩薩再來,才能擁有高深莫測的智慧,與百草溝通交流,造福於人類。從此,我及家人再也沒有有意傷害過任何植物,甚至不忍踐踏路邊的小草。
  
  如今,人類已邁入21世紀,「保持生態平衡,共建綠色家園」的觀念已越來越深入人心。然而,我覺得世界上最早的環保衛士恐怕非本師釋迦牟尼佛莫屬了。「清淨比丘,及諸菩薩,於岐路行,不踏青草,況以手撥,雲何大悲取諸眾生血肉充食」這些字字千鈞的文字將隨承載它們的佛經一起,歷久彌新,永遠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