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E5%259C%2598%25E9%25AB%2594%25E7%2585%25A7%2528%25E4%25B9%259F%25E8%25AB%258B%25E6%2594%25BE%25E4%25B8%258A%25E7%259B%25B8%25E7%25B0%25BF%2529.jpg     

全體學員與法鼓山方丈果東和尚合照

 

這段出家日子,讓我收穫不少。

 

因為每一天的心得都很豐富,所以談起來可分成很多層面來講。生理上是不斷地在忍餓、忍饑、忍寒、忍熱中渡過,心理上是覺得受益良多,因為看到自己的缺點也正視的面對內心不願面對的真相,同時也聽了不少佛法和出家的好處,甚至於更認識近代高僧─聖嚴法師。

 

20120206_2020202097_thumb.jpg  

 受戒的壇場(選佛場)

 

授戒的感受

 

「能持否?」戒師問大眾!

 

這句留傳了千年的問題,在傳戒壇場男女幾百人同時長跪喊出「能持」的氣魄聲中肯定地表現了。

 

      正式授戒時,我當時三次的觀想,第一次觀想大地震動祥雲騰升而起,第二次祥雲彙集到我頭上,第三次灌入我頭頂。

 

        奇妙的是,我在戒師講著儀軌時有汗毛直立,熱流的感覺,事後問了法師,法師說是正常的現象,表示很認真的攝授。而且當天的氣氛也很好,這是我們在彩排數次所不能比的。而且,就在受戒中,法鼓山方丈果東大和尚也當場稱讚大眾在一天半中就能有如此整齊的動作和儀式。

 

「善哉解脫服,無上功德衣,我今頂戴受,世世不捨離。」大家唱著這搭衣偈正式在海青外搭著縵衣成為出家行者,受持八戒。

 

        我們在受戒完的同時,也聽到山下金山城鎮放鞭炮聲隆隆,好似慶祝樣的。總護法師幽默地對大眾說:「這可沒有事先套好的喔!可能是龍天護法安排的吧!」大家哄堂大笑。

 

更特別的是,雨聲不停的金山,幾天下來的雨也在授戒完止住了。

 

「果然法師說的是真的,每次法鼓山授戒完都會雨停。」一位戒兄說。

 

IMG_5293.JPG  

 常禪法師(左一) 常興法師(中)

 

過午不食

 

法鼓山在出家成為沙彌之前,有行者八戒的訓練。

 

「八戒」是佛教用語,全稱「八齋戒」,是佛教為在家的男女教徒制定的八項戒條:一戒殺生;二戒偷盜;三戒淫;四戒妄語;五戒飲酒;六戒著香華(不打扮及觀聽歌舞);七戒坐臥高廣大床(不眠坐華麗之床);八戒非時食(正午過後不食)

 

法鼓山的行者八戒就只有授持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不坐高廣大床、不歌舞倡伎及故往觀聽、不著華鬘瓔珞香油塗身薰衣這八條。也就是少了八關齋戒的「不非時食」這條戒。理由不外乎是現代人較古代人忙碌,生活型態不一樣,所以臺灣的佛寺也間接地把晚餐稱為藥石。

 

這條戒,就自利而言,不但可以醫病,也直接培養我們刻苦耐勞的精神,超越欲望的束縛,開發出我們前所未有的定力。因為過午不時等於是斷食十幾個小時。幫助腸道休息、也利於禪定。在生理層面來講,也由於我們在饑餓而生起想吃的欲望之時,還發得出菩提心,拿得出定力超越生理的饑餓感,就是可以提升自己的功力、耐力與定力的開發。內心有力的人,做什麼都有力,在生死關頭也可以做得了主。我覺得如果要修行,連這種最簡單最基本的忍耐與定力都沒有,進一步的菩薩戒更不用說了。

 

這次出家之前,我已下定決心要持不非時食,也就是持午(過了中午12點就不吃任何東西)。餓的時候只喝開水、紅糖水和沒有果肉的果汁。除了考驗自己之外,也是有一心願力支持著我,就是希望這過午不食的功德迴向給全天下所有挨餓的眾生。據一些資料顯示,有些非洲落後國家,每6分鐘就有1名兒童被餓死,根據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近幾年統計調查,全球饑民和營養不良的人數總數九億六千三百萬的恐怖數字,近十億的人類處在餓死邊緣。

 

平凡如我,就是希望這小小的心願在這山上這段日子中能夠盡一點心力。剛好這九天的活動有五天正式授戒期間,我都處在挨餓受凍,每日一食的日子。印象深刻的是,由於我們吃飯要正式搭衣,有別於便服吃飯的便利,有一天以為可以在十二點之前坐在齋堂吃飯,沒想到中間臨時果竣法師(總護法師)又開示了一段話,時間硬生生超過十二點,我也只好摸摸鼻子離開齋堂再把海青和縵衣卸下。

 

剛開始在持午時的確很不習慣,在持午的第二天早上,因為血糖過低,在冷颼颼的清晨,大家在環山兩趟的活動中差點站不住,險些幾度昏眩過去。雖然我做不到弘一大師的斷食一個禮拜,但是可以體會到大師在斷食日記中記載的那種腹中熊熊然以及夜晚頭腦清晰之感,別於平時食三餐的狀況,確實可以從過午不食中體會。

 

授戒後才是考驗的開始,「一切是考驗,看我怎麼辦;對境若不識,需再從頭煉。」發現妄語戒很難持,最好持的就是像「過午不食戒」、「不飲酒戒」。因為這類的戒只要不吃就可以了,既省時又省去許多麻煩。但是說話要十分小心,所謂「覆水難收」,說出的話不能沒道理、沒腦袋,如果不小心傷了對方,講話不得體,一股腦地像水傾銷出來,就可能犯了「不妄語戒」。

 

我們男眾平均每十人就有一位法師帶領,我們這次主要是由年輕法師(沙彌-常禪師)為帶組法師。我就告訴法師說我要受持正式的八關齋戒。我個人認為既然要來寺廟修行就是來玩真的,既然來了就要玩大的。法師問過總護法師的意見,轉達告訴我說只要不吃下午五點到六點的「藥石」就好了,要我不要勉強,又關心我要保重身體。不過他們還是尊重我的選擇。後來,第二天來一位三十多歲的常興法師來協助我們這組,他也知道我要持午,也會不時的關心我:「還好吧!」、「身體還好吧!」也會跟我討論過午不食的好處。甚至於還請我喝熱薑茶。常禪法師後來也拿了兩罐沒有果肉的果汁送我喝。法師們的關心讓我感到溫暖,也讓我在饑腸轆轆的五天期間「飽」了不少。

 

捨戒的眼淚

 

猶記得第一天聽到常元法師對男眾說:「舉辦過九屆的短期出家營隊,看過上千位的人,各式各樣情形層出不窮。」

 

又說:「你們會看到最後一天卸下受戒的縵衣交回法鼓山時,有學員開始淚哭失聲,好像心裡失去了一件東西。」

 

我半信半疑。

 

最後一天,男女大眾要舉行捨戒儀式時,披著袈裟的戒和尚說道:「今以生命自覺營會期圓滿,尚有俗世因緣未了,故須捨戒還回俗家」接著大家從長跪的姿勢站立,當維那法師起腔唱誦卸衣偈時,大眾緩緩轉側身,將縵衣卸下,當場我漸漸地聽到全場抽抽噎噎的抽鼻聲音。

 

我捧著卸下的縵衣,轉回180度等待,此時,已經看到男眾這邊有幾個人開始淚眼涔涔滾落,不時用手抹掉臉上的淚痕,喃喃地唱著卸衣偈子。隔壁組的學員也止不住眼睛的淚如雨下,手拿著衛生紙頻頻擤去鼻涕。

 

當一組一組的學員走到前面交回衣服時。我經過各組學員的身邊,發現好多人偷偷地抽著鼻子,眼睛泛淚。法師們則是忙著遞衛生紙給學員們。

 

我斜前方的同學,更是自交回衣服後開始痛哭失聲,引起我的注意。

 

事後,問起他的心情,他說:「我也是看到大家掉淚覺得很誇張,只是卸下衣服而已,有什麼好哭的?只是當我捧著衣看到戒和尚時,以及交回衣服的當下,我也不由自主的止不住眼淚。」

 

「當場很想趴在地上痛哭。真的不知不覺就哭了….」他說。

 

男眾都如此了,我相信女眾更是哭喪著臉了。這是我親自見到,當事人也當面對我說這席話,讓我感到又一件的不可思議。

 

大眾捨了八戒中的三戒,留下在家五戒。

 

我目前的心情,可謂「一則一喜,一則一憂」。

 

喜的是雖然沒了八戒,卻有了五戒,憂的是我更應該多去深入經典,了解怎麼精進的授持這五條重戒。

 

 註:過午之後凡丸散膏丹一切藥品、紅糖、白糖'、冰糖、糖水、米糖、麥糖、蜂蜜、汽水、果汁(濾清無渣)、薑湯、茶水、鹽水均可飲服。但豆漿、牛奶、糕餅、麵類食品,則律中不許飲用,食則違犯。又居處附近無僧伽時,可於佛前依此法自受之。

註:八關齋戒的功德呢?受八關齋戒除去殺父、殺母的罪、殺阿羅漢罪、或者挑撥是非、破和合僧的罪,不能除,五逆罪不能除,雖不能除,多少也減輕些。其他罪都能除。所以我們要想懺悔,持八關齋戒比較好。那麼居士修行證不了四果阿羅漢,可是修八關齋戒再修定慧,能證阿羅漢果,因為那是梵行的關係。不但懺悔消災,還能增福增慧呀!要是照《觀無量壽佛經》說呢?我們受一天八關齋戒,生到極樂世界,可以生到中品中生,以至於上品上生。現世呢?現世消災延壽,同時也是增福增慧。 

 

相關短期出家心得系列文章─

照見自己的心念http://leonardo.pixnet.net/blog/post/29611307

我很帥?:http://leonardo.pixnet.net/blog/post/29618341

禪修的心念和方法http://leonardo.pixnet.net/blog/post/29639447

尾聲的迴盪http://leonardo.pixnet.net/blog/post/2970829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