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跟熊姊討論課業的時候,
問起她最近在研讀什麼樣的論文??


她說她關心整個因藥癮而感染HIV的患者,
覺得他們是社會弱勢的一群。


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問我幾個問題。


「妳覺得異性戀對不對?」熊姊問。
「對呀!」我很直接地說。


「妳覺得同性戀對不對?」熊姊又繼續問。
「...」我的反應是頓時遲疑。


「我知道妳的反應很自然,
但是從你的反應我就知道妳反對同性戀....」


我根本什麼話都還沒說,
熊姊越講越氣,因為她自己說她有很多好友都是同性戀,
她覺得我有很嚴重的偏見和主觀意識。


我知道目前的我口才不是很好,
但是我不斷搬出易經、因緣果報、宗教觀點以及人類生育問題來討論,
後來甚至於搬出心理學和醫學來提出反證。


但是熊姊堅決說:「你提出經典的話,
我也可以提出許多古希臘文學作品、古代斷袖之癖、
自然界也有同性戀等理由來反駁呀!」


她也不承認同性戀會導致生育率降低,
甚至於發生愛滋病等問題。
因為她認為愛滋病有很多傳染的管道,
不能將這種罪狀戴在同性戀頭上。


她徹底地站在同性戀的立場講話,
同時也十分在意這問題,越講越激動。


由於熊姊承認自己的道德觀range很廣,
她覺得只要沒有傷害人的行為都可以。


她越講臉色越沉重,整個快要吵起來。
我的狀況是還好,我還可以笑笑地跟她說,
因為我不想要為了這種事傷了友誼,
我覺得只是彼此討論討論。


我也跟她說,有許多話題討論是會引起爭議的,
例如:政治、宗教、種族、性別以及現在談的同性戀問題,
有些也會造成友誼裂痕,甚至於不相往來的例子。


她卻輕描淡寫的說:「不會.....」


她強調我有偏見,但是我心知肚明,
這是很明顯的立場不同。


爭贏了又如何?


不過,經過這樣類似快吵架的議論,
依照辯論賽的打法,「對方辯友」獲勝了!


我深深發現「辯才無礙」是我需要的,呵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

後來我問她是不是常常有同性女生追,
(因為她是短頭髮,常常褲裝打扮,長得有點中性)
她說:「對呀!你怎麼知道?我高中就有收過女生寫的情書。」


「那妳收到有什麼感覺??」我問。
「很高興呀!」熊姊笑著答。


不過,熊姊卻不是同性戀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