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嘉茵居士

 

原編者按:本文作者以及其家人、上司等因吃眾生肉或傷害昆蟲等業障引發這些動物和昆蟲的靈體紛紛現前報復,造成身體的種種疾病、不適、甚至死亡。文中的「同修」(作者的先生)似乎是一位通靈居士,可以直接和冤親債主的靈體交流。作者的師傅也可以和靈體交流,但是文中沒有說明是師傅本人通靈,還是通過靈體附身於其交流。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大妹的冤親債主是前世的,今世現前對其進行報復。本文非常值得一讀,大力推薦!

 

 

學佛後,常有人問:「你們學佛為什麼要吃素啊!某某或那裡學佛都不用吃素。「我總是回答:「我特別沒慈悲心啊!我一定要吃素才能學習到一點點。」但是我心裡真正的答案是:我不敢吃肉了。

十年前自踏進佛寺的那一刻起,同修即戒煙、戒酒又吃素。我是對佛菩薩及師父深信不疑、但只是開始學習肉邊素。每個月回寺朝山,一年後方知臺北也有道場。隔年冬天,有一次寒流來襲,我們到淨蓮念佛會參加師父北上主持的法會,會場上看到一位在嘉義見過幾次的蓮友,是一位退休老師,她當時穿了一件大紅色的套頭毛衣外加一件綠色的尖領毛衣。配色特別,我多看了兩眼,自己也覺得天氣真冷,怎麼穿都穿不暖,冷得連眼睛都看不清楚。

法會結束後到師父的會客室,那位老師坐到師父旁邊,把套頭毛衣的領子拉起,蒙住整個頭,用手在頭頂上抓住領口。師父對這位大紅頭蒙面客說:「不要這樣,人家無法呼吸了。」她指著綠毛衣說:「我本來是這個顏色。」又指著頭上的紅毛衣說:「煮熟以後變這個顏色。」師父問:「你是蝦子嗎?」「我是龍蝦!」「你要找誰?」他指著我們。

我想起婚後不久,有一次與同修逛進一家日本料理店吃晚飯,請店家介紹拿手料理。店家說:「龍蝦好嗎?」我們說:「好!」不一會兒端上一艘竹船,滿滿的冰塊上鋪著生龍蝦片,龍蝦的頭放在前端,眼、須俱動,我看了很嚇:「唉呀!還在動呢,趕快拿走!」店家立刻端走:「幫你們先把頭拿去煮味噌湯。」後來送回的生龍蝦片我也不敢吃,我從小就是家裡唯一不敢吃生魚片的。這時在震驚中跟這只八年前為我們而殺的龍蝦懺悔之後,又來了幾隻螃蟹。

小時候父母經營海產批發,時常要雇小工幫忙剝蝦殼賣蝦仁給餐廳,我一碰蝦子就兩手又紅又癢又腫,什麼忙都幫不上。婚後始進廚房,母親自家鄉帶給我幾隻紅蟳,讓我料理給夫婿嘗鮮。「怎麼殺啊!」我問。母親說:「就拿筷子戳啊!」我拿了竹筷子戳破了螃蟹眼睛,又打電話給母親:「眼睛都戳破了還是戳不進。」「誰教妳戳眼睛?從嘴巴戳啦!要斜斜的戳才會穿過心臟,這樣才會死」我瞪著被草繩五花大綁的螃蟹,終於鼓起勇氣:「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拿筷子戳過去了。當時尚未學佛,卻還會緊張的念佛。過了好一會兒,看螃蟹不動了,就剪開草繩,洗洗刷刷,開始燒水。水開後卻看不到螃蟹,轉頭看到那只大螃蟹爬到流理台的另一邊,身上還穿過一枝竹筷子。我看了覺得太恐怖了,就把牠扔到冰箱冷凍庫,也把其他的螃蟹都凍進去。過了半小時,看到螃蟹上已有一層薄霜,拿出後再重新燒水,水還未開螃蟹又動了起來,真把我給嚇死了,趕忙又凍回去。後來母親又送我一次,我都是把螃蟹凍上一天才敢處理。

 

那次在淨蓮念佛會是第一次有冤親債主來找我,在學佛近兩年後。雖然同修與我也去過幾次活海產店,但都是懂得點菜的親友在張羅。親殺、教殺的業最重,其次是貪著的食物。也就是越愛吃什麼,愛吃人家哪裡,自己的該部位就越會出毛病。那一次的寒流,我冷得好像心臟快停了,因為我凍死螃蟹。那陣子我眼前總是看不清楚,好像在水中一般,因為找上我的是水族類眾生。懺悔超度牠們後,隔天就有智慧去看眼科了,結果是眼中蛋白質過多,眼藥一點就好了。我因為戳過螃蟹眼睛,那時配戴硬式隱形眼鏡,剛戴時也是痛徹心肺。也是在當時,我在健檢時發現甲狀腺異常,台大醫生給我一個月的藥,宣告我終身需每日服用。回家後我把那包藥丟到垃圾桶,說:「寧願吃素,不要吃藥。」在一顆藥也未服用的情形下,吃素念佛,一年後的健檢,我的甲狀腺功能已是正常,至今未異常過。

十多年前很喜歡到臺北一家「鐵板燒」用餐。同修常常點一道生牛肉片當前菜。學佛二年多後,牛只眾生來找同修,氣憤的說:「吃我們還嫌我們筋多!」同修嚇了一跳,因為有時吃到的生牛肉片有筋,他嚼一嚼吐出來,心裡會想:「一片就這麼貴,還吃到帶筋的,真倒楣!」可是同修從未跟任何人提過,也未跟店家抱怨過。眾生又說:「看你怎麼做我們再決定。」同修今生吃了很多牛肉麵,家裡也常煮。學佛五年後,在同修的努力下,他們又出來說:「原諒你了,走了!」

我的上司是一位八十多歲的女士,她在業務上的成就,應該是業界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我的上司因為勸人開設醫院,三十幾年來身體比年輕人還健康。

近四、五年來我的上司迷上吃甲魚,臺北的高級餐廳都不會做。她親自教導二大餐廳的廚師做這道菜。每次請客時,都聽她跟客人介紹:「這道甲魚湯功能表上沒有,是我特別預訂才有,別的客人吃不到。甲魚是最腥氣的東西,一定要當天現宰現做,用土雞去燉。甲魚最能增強免疫力,尤其這個裙邊,最有膠質,對身體最好。」聽到甲魚是現宰,吃著素套餐的我,總是默默的幫甲魚念佛持咒。有時客人跟我抱怨不敢吃甲魚湯,下次餐會的時候,我就婉轉的跟上司說。她總是答說:「這麼好的東西,別處都吃不到,一回生二回熟,他們這次就敢吃了。」

二年前有一次在餐廳吃著我的素套餐,聽著我的上司又在介紹甲魚湯,心想:「沒我的事!」突然,從後背一涼,我就喘不過氣來了,心臟好像不跳了,身體漸漸冷起來。我轉過身面向窗外,拼命的念佛,情況卻沒改善。從四十三樓看著臺北市的天空,心裡絕望了起來。念佛中忽然想到甲魚,立刻就喘過氣來了。我心裡對甲魚懺悔:「自己發願要學菩薩,但是在聽著旁人說甲魚如何烹煮卻心想沒我的事,真是罔為學佛人。」馬上默持往生咒回向給甲魚。回到公司,同事看我臉色很差,我說:「剛剛差一點往生了。」

過了半個月,血壓從未異常過的上司,突然頭昏血壓高,被緊急送往甲董事長開設的醫院,很快的就安排由全國心臟外科權威的院長親自主持緊急開刀手術,上司的三條主動脈嚴重堵塞,後來取了自身的一段靜脈血管做心臟繞道手術。開完刀一周後,我鼓起勇氣跟她說,以後不要吃甲魚湯了,她說:「為什麼不吃,我開完刀第一餐就是吩咐餐廳送甲魚湯到醫院給我吃。」上司休養了一個月就來上班了,她說每年健康檢查都很好,醫生都說她是三十歲的身體,怎麼一病就是重大疾病。

一年多前,上司痛失好友,乙董事長心臟病突發,病逝國外。這位董事長二年來,每隔一日就由家人代訂一份甲魚湯送到府邸補身。一、二個月前,我的上司在突然的二日失眠後,胃部一直不適。就醫多次後每日服用胃藥。一日同修早晨起床就說:「你的上司業障現前了,我看到一碗一碗很腥氣、有一點黑黑的湯,好像鱔魚。」我說:「她不吃鱔魚,你看到的可能是甲魚的裙邊。」同修說:「她深信觀世音菩薩,請她趕快念觀世音菩薩。」當天我的上司就坐救護車入院去了。住院幾日後,會診結果是「憂鬱症」。上司出院後打電話給我。我問:「您好不好?」她說:「不好!」「您要念觀世音菩薩。」「我每天從早到晚念。」我的上司是個強人,會得憂鬱症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這一、二個月來她不想出門、不想見人、吃不好睡不好,雖然還是日進鬥金,身體機能尚佳,但現在怕光、也怕獨處,原本苗條的身材又瘦了五公斤。希望觀世音菩薩保佑她能康復起來,有機會瞭解因果。因為甲魚被宰殺時,常是被抓住後腳裙邊,擠出心臟和胃腸。

上個月中旬,我住在淨蓮念佛會全程參加五日的梁皇寶懺法會,心情異常沉重。法會結束後返家,小女兒就發高燒,燒了三天后改為咳嗽,我也被傳染了。那一日我躺在床上,骨頭發冷身上發燙,念著佛煎熬了四個小時。同修突然問:「妳小時候吃不吃白帶魚?」我說:「吃啊!小時候最喜歡吃白帶魚了。有時早餐就是白帶魚配稀飯。」「你們都怎麼吃?」「煎來吃啊!」「所以妳就被煎啊!本來魚是被凍著,所以妳骨頭就會冷。」我趕緊觀想很多白帶魚,念佛懺悔。睡醒後,發冷發熱的情形就好了,改為嚴重咳嗽,咳得喉嚨快破了。我問也在咳嗽的小女兒,她說她喉嚨不痛。當天咳到半夜,忍不住問同修,他說因為白帶魚都是海釣的。我念了八千句佛號回向後睡了四小時,醒來後喉嚨就完全不痛了。白天打電話問媽媽,她說我小時候吃的白帶魚確實都是海釣的。小漁船開到漁場後,伸出長竹竿,垂下一條一條鉤著魚肉為餌的釣鉤垂釣。


喉嚨不痛了,身上開始神經痛,一下子頭上抽一下、腿上抽一下、手臂抽一下、手指抽一下。下班後問還在請病假的小女兒,她也說身上酸痛。晚上與小女兒在客廳趕三天的功課,我在一旁開著水氧機點上精油。我們二個人戴著口罩,在煙霧中咳嗽聲此起彼落。同修突然對咳嗽的小女兒說:「妳要跟小蝴蝶說對不起!」小女兒馬上說:「小蝴蝶對不起。」小女兒上樓後,我問同修:「什麼小蝴蝶啊?」同修說:「我看到很多蝴蝶,妳們二位過去生為了取得蝴蝶標本,戴著口罩噴毒煙,蝴蝶就神經中毒墜落死亡。我因為曾幫忙販賣,也神經抽痛了二天。」

婆婆二周以來臉部發癢,漸漸的全臉起了一點一點的小紅疹,看了皮膚科,擦了三種藥也不見效。同修只好跟她說:「您要跟您殺的螞蟻懺悔。」婆婆說:「我沒有殺螞蟻。」同修說:「我小時候看過好幾次,您卷起紙筒來點著火,來回燒一長串的螞蟻,您的臉是不是會紅腫發熱?」「對啊!」「您要幫小螞蟻念佛啦!」婆婆說:「好吧!」她拿起念珠念著:「小螞蟻!小螞蟻!」我們說:「不是啦!要念阿彌陀佛回向給小螞蟻。」婆婆念了佛後,同修說:「您不要擦藥了,我幫您噴一點咒水。」當晚同修與我誦持一部地藏經,回向給小蝴蝶和小螞蟻。我隔日就不會神經抽痛了,小女兒也上學了。婆婆一早醒來,就跟同修說:「你昨天幫我噴的神水很有效,趕快再幫我噴。」婆婆的臉噴了咒水,竟然完全好了。

我的父親原本答應我去接他北上,到淨蓮念佛會全程參加五日的梁皇寶懺法會,住宿也幫他安排好了,卻又說走不動不來了。沒幾日就完全無法出門,大小便都在床上,勉強可用助行器走到客廳。11月28日南下朝山前,我打電話給他請他念佛,也觀想眾生與我一同朝山。同修此時突然看到很多花枝,其中夾雜幾隻很小的章魚。我打電話問媽媽:「我們以前做海產批發有沒有賣花枝?」媽媽說:「有喔!是我們的大宗業務。」我以前跟父親說:「我們以前做海產批發,傷害了很多眾生,我們要念佛跟他們懺悔!」父親生氣的說:「我做生意賣的錢,妳都有用到。」我說:「所以我也要懺悔啊!」我常常在法會時,觀想水族類眾生,但是沒想過這種軟肢動物。朝山前我跟父親說:「有看到很多花枝壓著您,讓您起不了床,走路要用助行器變成要很多隻腳,您要跟他們懺悔,請他們跟我一起朝山。但是為什麼會有幾隻小章魚?」父親無奈的說:「那是每箱冷凍花枝都會夾帶幾隻小章魚,那是多的,占重的啦!沒人要吃啦!」隔日傍晚我問父親:「今天怎樣?」他說:「今天起床腳比較不痛了,也能走到管理員那裡去聊天了。」「你看!朝山懺悔很有用吧!您要多念佛啦!」「那是今天天氣比較暖和的關係。」「那您在東港一個月來天氣都沒暖和過嗎?」

12月3日下午五點,接到大妹的電話,她緩慢的說:“大姐,謝謝妳。還有,幫我跟媽媽說對不起。”“妳自己跟媽說。”“媽不在家。”“妳有沒有正在自殺,妳沒事不會打電話給我。”“沒有!”“妳喝酒啦!”“沒有。”“妳不可以自殺,妳若自殺,我保證妳會後悔沒好好活著。”“沒有。”後來電話就不通了。到了晚上,南部的姑姑打電話來,大哭著說:“快一點來啦!惠如瓦斯氣爆全身百分之九十,二、三度灼傷,現在送往高醫急救!她頭胸部都是血,醫生已割開她手腳的皮膚散熱,院方說存活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五。” “女吵架開瓦斯,炸翻兩層樓”當晚夜間新聞即有報導,隔天蘋果日報也刊登了。

大妹長期精神耗弱,酗酒酗藥,自殺多次。只要跟男友吵架,酒喝多了就要自殺給男友看。幾年前有一次要尋死,同修與我帶著她出國一趟,慢慢開解,也跟她說她此生無良緣,再要談感情,將會死在淫業上,她也答應不談感情了。她曾住在寺裡半個月,情緒恢復良好。返家後二罐啤酒一喝,又聯絡前男友,複合後又是吵鬧自殺住療養院,讓母親傷透心。盯著她上了二年的班後,一年多前,母親和小妹出國,大妹一人在家,無法自律,飲酒致無法起床上班而辭職。母親返家後責駡她,大妹憤而離家,後來與十八年前就認識的有婦之夫周某同居在高雄。我去帶她五次,她都不跟我回家,她說:“家!我哪裡有家?”有一次好不容易說好,帶她到燕巢的一個養生村,每月費用由我支付。參觀過後,當場她又不入住,帶著行李跟周某走了。上個月我住在淨蓮念佛會五日時,大妹割腕自殺,周某送醫後聯絡母親。母親知道只縫三針後說:“不要理她。”因為母親覺得大妹要決心離開周某,回家後才不會又出走。周某找不到我,送大妹回父親家,大妹被父親嘮叨了二天,又叫周某來接她。

12月3日二人又吵架,周某下樓後,大妹喝了二罐啤酒,把瓦斯桶搬進房裡,打開要吸瓦斯自殺。周某在樓下聞到瓦斯味,跑到二樓敲門。大妹幫他開房門,周某進房關了瓦斯開了窗後把瓦斯桶扛下樓。大妹應是要點火抽煙,意外引爆瓦斯,臉部與胸部燒傷最為嚴重。若是要刻意點火自殺,一定會自然的避開臉部,而且不會在周某還在家時開瓦斯,還會幫忙開房門。周某在一樓聽到一聲巨響,大妹已全身著火,跑到樓梯。大妹脫下著火的睡衣,周某以手幫她拍熄頭髮上的火,背著渾身是血的大妹下樓,坐救護車到醫院。在急診室時大妹已無法言語,但還有意識。院方緊急幫她插管,並施打藥物使她昏迷,因太過嚴重,疼痛非人所能忍受。急診室並幫她劃開手臂及腿部皮膚以紓解壓力,因為皮開肉綻,毛細孔均已燒壞。

我趕去高雄時,在途中向師父報告此事。在高醫燒傷加護病房見到大妹時,她已因院方藥物注射昏迷多時。大妹頭髮被院方剃光,全身纏滿繃帶只漏出眼鼻。眼皮也被燒到,二眼下眼瞼嚴重外翻,鼻孔都是血水,嘴唇腫裂得像被燒烤的香腸,鼻口都插管。我說:“惠如,大姐來看妳了。”她馬上右手右腳動了起來。我輕拍她:“妳把自己弄得太慘了,大姐看了很心痛。事已至此,我們不要怨任何人。這個身體如果不能用了,我們就放下。現在只有佛菩薩能救妳,要抓緊最後的機會念阿彌陀佛。地藏菩薩也要救妳,師父也會救妳,如果需要幫忙就去找師父。”出了病房一個小時,師父就來電了:“惠如現在來我這裡,問了很久才知道是她,她不能念佛也喝不下咒水。”眾人忙了半個多小時後大妹終於能念佛。她先謝謝我,又說不甘心男友未來探視。下午我就請因小腿灼傷也在住院的周某來探視妹妹。我說:“請您跟妹妹道歉,你不該出手打她,又下手這麼重。你要她放下一切,好好念佛,說你也會幫她念佛。”大妹酒後吵鬧,周某因此動手,至少三次大妹叫來員警。

12月6日周日上午淨蓮念佛會有半日的金剛寶懺,我請母親去幫大妹拜懺。中午大妹就出來哭說她全身燒燙,許多眾生在旁邊瞪著她,請母親一定要幫她,又說她這一生心裡都很亂,從小爹不疼娘不愛,大家都覺得她最笨,跟其他姐妹都不一樣。母親跟她說大家都很關心她,在場的師父也都說很心疼她,聽說她出事,大家都幫她念佛。眾生出來說我們過去生在蒙古是同一家族,惠如廚藝最好,燒烤羊只多半都是她動手,她都塞住動物的口鼻燒烤,說這樣五臟六腑才會熟,尤其喜歡燒烤懷胎的動物。眾生說:“她燒我們,我們也要燒她。”師父詢問要何功德方願和解,他們要求大家拜水懺回向。我六年沒露面的祖母很著急,也出來關懷,母親請祖母幫忙,祖母說:“我一直在她床頭幫忙撥擋勸解,沒辦法,眾生太多了。”因為此業,大妹的口鼻都插管,意外發生前被打出血疑是流產。我與小妹在醫院一開始誦地藏經二人就同時鼻塞無法呼吸。

大妹在過去生曾出家,守戒嚴謹,但未解脫。因守戒報得來生為達官顯要。但身為高官卻貪贓枉法,收受賄賂殘害百姓,那一世我與小妹、母親為他執法,所以此生我們三人也為她疲於奔命。大妹後又投生為富貴人家,卻吃喝玩樂終日,因不滿一群多年一直吃他喝他的混混,在言語態度上看不起他,一次他在酒後大怒放火燒了酒館,不僅燒死那一群混混,也燒死一些無辜者。大妹哭著說:“我這次是意外,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死法。我要放下了,我全身好痛!可是他們不放過我,一直在燒我烤我!大家快一點幫幫我!我也很懺悔,沒想到過去生造這麼大的業。”

大妹青少年時期染上煙酒即終身無法斷除,一般人一、二罐啤酒還不會怎樣,她只要一碰酒,立即判若兩人,一生被煙酒害慘了。世人都認為喝一點酒沒關係,但只要對煙酒有一絲貪愛,就會被業緣攀著,終致被煙酒奴役。大妹自小貪口欲,常因偷錢買零嘴被打罵,國中時就擅長烹飪,最喜歡吃鮮魚湯和生魚片。房東常看她買生魚片與周某大快朵頤。現在醫生為了幫她呼吸,割開她的腹側和胸腹間,每日清創二、三個小時,活生生的被生割活剮。

有親人看著我在幫大妹念佛拜懺求往生,不忍的說:“還有一點點機會,妳為什麼不救她呢?妳們不要因為她不乖就不救她!”我說:“當然要救,一定要救。”其實我要救的是大妹的法身慧命。大妹已經燒得不成人形,肉體已不堪用來修行。會想留著親人一口氣的人,都是對阿彌陀佛未全生信,不信有西方極樂世界可以長養我們的法身慧命,以至貪著人身,輪回不止。我在大妹耳邊說:“妳追尋一輩子的家,都是虛幻的,極樂世界才是我們永久的家。妳找了一輩子要依靠的人,都是妄想,阿彌陀佛才是能讓我們依靠的人。父母只是我們的血肉父母,他們養育我們已經很不容易,大家都還是凡夫,我們不要要求他們太多,更不要怪他們。到了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是我們的父母師長,他們才能教導我們慈悲與智慧。”

大妹一生沒傷害過人,也不占人家便宜。除了要她戒煙酒做不到以外,對親人朋友都是有求必應。大妹出事前還跟高雄的一位女友說,她這一生最無憂無慮的時光,就是我帶她去寺裡,讓她住在寺裡的那半個月,在寺裡大家都對她很好。友人就說:“那我再陪妳去。”大妹搖搖頭。感謝恩師和常住師父們當年對大妹的寬容,讓她從未早晚課,隨她睡、隨她逛,尊重她,用餐時還要廣播請她來吃飯。

奉勸世人趕快吃素吧!我們食噉的眾生都曾是我們的父母、兄弟、子女。奉勸世人趕緊念佛吧!到西方極樂世界修得無生法忍再來應化度眾。大妹過去生曾出家守戒,後因轉世之後造作惡業,這一世一輩子都在受報,菩薩都為之掉淚。有些人發願生生世世在人間修行,那是不瞭解輪回的可怕,眾生有隔陰之迷,若未斷除見思二惑,轉世之後極易墮三惡道,即使第二世仍得人身,享受福報,享受福報的同時必然造業,第三世仍然墮落,佛法中謂之“第三世怨”。三惡道易入而難出,念佛求生西方才是究竟之道。

此文完稿前大妹突發意外,被燒得像牛排三分熟,一周來求生求死了不可得,12月11日傍晚我又趕回高醫,立即進加護病房探視。我念誦贊佛偈後,大聲念佛並一再合掌禮拜,向怨親債主懺悔。半小時後出了加護病房就接到同修的電話,他只說:“不要冰。”我說:“知道了。”我們到警察局備案,與殯葬業者談好大妹的後事,又交了一套衣服給護理人員,半個小時後,大妹就與世長辭了。我們家屬不眠不休的助念十二小時之後即安排入殮。 

感恩佛菩薩,感恩師父,感恩常住師父,感恩蓮友們的關懷與念佛回向。妹妹惠如雖然一世痛苦受報,但仗著對佛菩薩的一點恭敬心,臨終前能了知因果、懺悔業障,念佛求往生,她還是有福報的。

但願與惠如有緣的眾生,都能離苦得樂,念佛往生,蒙佛接引。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文中提到的真實社會新聞 ─ 女吵架爆瓦斯 炸翻兩層樓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091204/3213651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