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傳說,更不是玄幻,這是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真實的事情。我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的人,我沒有華麗的詞句,只能用我樸實的語言來講述這五年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是一個山西大同市在家學佛的居士。五年前,也就是二○○七年四月二十日,我的獨生兒子未滿十八周歲,正在讀高中二年級。當時他感覺身體出了些問題,於是我的妻子帶他去醫院檢查,結果被診斷為白血病!妻子打電話告訴我時,我還不相信。當時我對白血病沒有很多的了解,我說換更大的醫院進行進一步的確診,但是結果還是一樣。而且醫生說情況已經不能再耽誤了,必須馬上住院治療。就這樣,我的兒子住進了醫院。在醫院進行了抽血、化驗骨髓等項目,得到最終結果:非淋巴急性白血病(M2)(後來我們將兒子的骨髓樣本送到北京人民醫院也得到同樣的結果)。而且這個病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我們都束手無策,只好依照醫院的方案,進行了化療。


在治療前期,我通過多方面打聽和找資料學習,使我對白血病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一次有位病者家屬與醫生爭執中,我聽到家屬對醫生說:“我給你三十萬元(當時按照大同普通人的工資,要三十年才能賺到),能讓他化療後活三年嗎?”當時醫生沒有回答,背後我聽到醫生們的談話,說化療不等於治療而是緩解,就算是骨髓移植也伴隨著很大的風險,也不能完全治愈。而且還得去北京進行移植,要一百多萬元。一百多萬元對於我們普通老百姓來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天文數字,就算是留在大同堅持化療前前後後也得三十多萬,而且現在的醫學也不能完全治愈。突如其來的災難讓我們全家陷入絕望,我也深深感覺到了什麼是家破人亡了。


化療的第一個療程醫院押金就用三萬,為了不讓孩子有壓力,我們夫妻倆和醫生商量好了不讓孩子知道是白血病,只說是嚴重貧血。半年後兒子才知道自己是白血病。因為整個病區都是此病,化療用的藥是一種專用液體,通過靜脈盡快地輸到人的血液裡。病人感覺就像硫酸進入體內,渾身像火一樣在燃燒。如果藥物一不小心流入血管外,醫生就得立刻打封閉針,不然的話肉就得要爛掉。這種液體一天一次,一共七天,再有七天血液任何細胞都死掉了,白細胞降到了300以下人體就沒有了免疫力,隨時都可能發燒。一發燒就得用醫院最好的藥退燒,如果長時間不退燒就死亡。血小板基本降到了0。病人身上到處都有出血的症狀,這時就得趕緊輸血小板(一小袋1700元)如果不及時輸血小板,腦部就會出血死亡。病人這期間吃飯要特別小心,如有不慎就會發燒,在這期間病人就像在鬼門關門口躺著,家屬的心就在嗓子口提著,而醫院的各種收費也多了很多。十天後血項開始上升,住院到一個月基本一個療程完成了,第一療程完了不出院,三天後繼續做。第一個療程下來兒子從一百斤瘦到了八十斤,面無血色非常憔悴,我都不敢多看。每次去醫院的路上想到他在醫院受的苦,以及我們家面臨的家破人亡,走在路上我都忍不住流眼淚,路上的人以為我精神不正常。記得有一次我去超市買東西,見到人家領著孩子購物,再看到人家一家三口歡歡喜喜的,我忍不住淚流滿面,什麼也沒買就走,走到出口服務員都嚇傻了。我想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和妻子帶著孩子一起上街,一家三口還能回到過去的日子嗎?這些痛苦事情我現在真不想再多回憶。我想大家也能體會到當時我身心的痛苦,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我當時學習佛法已經五年有余,堅持早晚課誦經。特別是剛學佛期間,我基本不出門,天天聽法師講經的光盤,非常受益,我對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有著無比堅定的信心。對自己的生死無所顧忌,可現在兒子出現了這種情況我萬萬沒有想到,既然醫院已無法保證這種病能治好,我也只能堅信靠佛法來挽救我的家庭,挽救我兒子的生命。但是我不知道在佛法裡應該用什麼好的方法能夠盡快保住兒子的生命,再為他積福增壽。這時我想到了地藏七,於是我去大同道場在那裡見到了道場聯系人。我把這些事情告訴了她,她跟我說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必須得先修三福,不然的話就是空中樓閣等,你現在就是這種情況。當時我心裡很亂,我說如果兒子不保,我也不活了。她開導了我,並指點我發大願為孩子讀《地藏菩薩本願經》,於是我在地藏菩薩像前發願“為了我孩子的健康長壽,我終身不喝酒、不吃肉,只要我活著,孩子也活著,就堅持每天最少讀一部《地藏菩薩本願經》”,並又發願“從現在開始每日讀誦七部《地藏菩薩本願經》堅持49天”,並且要做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我自己也深深感到自己命薄福淺,又發願一日少吃一頓早飯用節約下來的錢放生,五年內不買衣服(除非已破不能穿)為孩子積福等。說實話當時我接觸佛法五年始終沒有戒掉酒肉,甚至嗜酒如命,沒有酒肉就無法吃飯。當時我認為讓我戒掉酒肉比登天還難,但是為了兒子的生命我必須得戒。


我回去後和我愛人商量,她在醫院照顧孩子,我在家做飯、誦經、湊錢,還有上班。分工後我第一天讀誦第一部《地藏經》時竟用了兩個半小時,一上午只讀完兩部,然後就趕緊去醫院送飯,回來繼續念經;下午我念了三部,之後又是做飯、送飯,回家念經;臨近深夜十二點時才讀完了七部《地藏經》,就趕緊睡覺,剛睡了一個多小時,就趕緊起身誦經。當時在精力、財力、醫院常常送下的病危單,以及看到孩子的痛苦和看到醫院天天出現的生離死別,使我當時每次念《地藏經》時,都會淚流滿面。但是時間緊迫,我只能一邊擦淚一邊讀經,有時怕因為過度悲痛影響讀經,我就大聲地念,就是深夜在家也是這樣。可能鄰居也知道我家出事,所以也沒人來干擾,我要和時間賽跑,我不能再慢了,因為孩子的生命隨時可能有危險,我要依照佛法讀誦《地藏經》來挽救我孩子的生命,我願意為我孩子放棄一切。當時心裡只有救孩子、救孩子,念經,念經,刻不容緩,爭分奪秒。念經的時候,身邊也時常出現一些惡相、幻覺,我很害怕,但是我沒有放棄,因為這些現象的出現說明了讀《地藏經》起了作用,使我更加深信佛法的真實不虛,也只有靠佛法才能挽救我的孩子。在這49天中我不知流了多少淚,多少汗,無論白天黑夜我沒有連續睡過兩個小時,念經時身邊放的毛巾,常常都是濕潤的。每天早上不用我送飯,上午下班後買菜回家就趕緊做飯,盡量地多做,好讓病房吃不到熱飯的人都能吃到我做的飯,特別是外地病友和家人,妻子為他們把熱飯送到了床邊。為了不讓妻子和兒子知道我太辛苦,我說我在家已吃過了。從醫院回家已是下午三點多,我才想起我今天還沒有吃過飯,我就吃一些剩下的飯菜就趕緊讀經,幾乎每天如此。妻子知道我忙,她就有時候晚上不讓我送飯,她去外邊買著吃,其實妻子吃的苦比我更多。前三個療程一百多天不離醫院,隨時都在病床邊,有時晚上在樓道放個簡易床睡一會兒,白天還得看著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病危兒子的痛苦,以及醫院常常下的病危通知書,可她還得裝著高興的樣子去面對兒子。


在念經近七天時,我念一部《地藏經》用的時間已經縮短到了用一個小時了,這使我又能多念幾部經了。當我念《地藏經》的第七天,我兒子在醫院做了個夢,他說:“我夢到了我在天上飛呀飛呀,看到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唐僧,唐僧的腳下跪著一個人,一看是父親穿著海青在唐僧腳下跪著誦經。”我問他夢到的唐僧是站著還是坐著,他說坐著,我又問坐著什麼,他告訴我說是一個類似老虎的動物,我心裡明白,我讀的《地藏經》封面地藏王菩薩坐的是“大地”,而且他也不一定見過。於是我告訴他,你夢的是地藏王菩薩,坐的是“地獸”,是來保佑你的。孩子聽了非常高興也相信了,從此以後人們給他送的,他就讓我送到地藏殿。有一次他的爺爺給了他800元,他讓我為他做功德,我就讓人做了一副幢幡,上邊寫上地藏菩薩大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送到了道場。就這樣在這49天裡,他感應不斷,瑞相常現,夢到了地藏王菩薩、阿彌陀佛、藥師佛、觀世音菩薩,這些現象的出現使我對孩子的康復有了信心,對佛菩薩的信心更加堅定。


在這期間大同有位民營企業家,他每年都出巨資舉行大放生,放生租用的客車、布置法會、中午吃飯,以及放生以外的一切費用都是這位大善人出的,參加放生的人放生款隨意。我也去參加了,放生途中我正好讀完一部《地藏經》。放生法會是由大同佛協主持,法會結束後我們就開始放生,放的生有魚、泥鳅、鳥、狗等,我邊放邊說“願我兒子平安健康”。由於放的生比較多,人們由於體力消耗比較大換了一批又一批,我也累得渾身發軟,筋疲力盡,但是我始終沒有休息。我想為兒子多消業障使他早日康復,三個多小時才全部放完。中午在大同昊天寺吃飯,由於上午放生大家都很餓,三千多人去吃飯,吃飯比較擁擠,我就先去各個大殿拜佛為兒子祈福。飯後我在大殿外的香爐燃了三炷香就地跪拜,一切都希望孩子能早日康復。回來的路上,我沒有睡,而是又念了一部《地藏經》。回家後感覺特別的好,但也知道孩子今天會感應,因為今天是在為他除業障。我也沒顧得上給他們打電話,趕緊又去念經。第二天我才知道,昨天放生的同一時間,孩子發高燒四十多度,牙關緊咬直叫冷,手腳涼涼,燒得頭也發黑了。醫生也不明白是什麼情況,沒辦法了只能聽天由命了,大家都嚇壞了。後來才知道也就是昨天廟上供三炷香的同一時刻,他就沒事了。


從此以後,孩子的治療特別的順利,得到了多方面的幫助,經濟方面很多善人也給了很大的幫助。特別是孩子的班主任吳老師,知道孩子沒有任何保險報銷費用,她向他們學校——大同五中校領導匯報此事,學校非常重視。校長和校領導帶頭捐款,全校捐款共計三萬多元;大同日報、大同電視台等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我們夫妻的單位也給予了很大的幫助。這使我們在經濟上有了保障,並且還有一位好心人送了錢和兩部手機,給我一部新買的電動車去給孩子送飯,一切都開始轉變了。我也深深地感覺,我每天念七部《地藏經》的功德利益。用佛經的話來說:“當信佛經語深,當信做善得福。”


二○○八年七月的一天,我家的冰箱突然壞了,早上起床後發現冰箱下面流了一地水,冷凍室全化了。我檢查了電源沒問題,這可壞了,天氣這麼熱,往醫院做飯用的東西怎麼辦?不開冰箱,修冰箱也得時間,更何況還得要錢,當時除了醫院什麼錢都不能花。正在這時妻子也從醫院回來了,她說她是步走回的。自行車在醫院丟了。一輛很破的自行車對我們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用存,用也方便,也離不開,要是再買一輛新的那丟得更快,何況又是錢。沒辦法我到了佛堂向佛菩薩說明這兩樣東西對我現在很重要,現在不能有問題,之後我上班,她拿東西也走了。中午我提前下班一路上找修家電的,平時這條路有幾家修家電的可就是沒找到。回到家後一看冰箱下面的水更多了,可我打開冰箱一看冷凍又凍了,就這樣冰箱好了,現在還用著呢。下午五點我去醫院到我們放自行車的周圍找自行車沒有,又擴大范圍也沒找到,到了病房妻子說她都找了好幾次了,算了別想了,晚上七點我說再去找找自行車,到了原來自行車放的地方一看,我們的自行車好好地又放在原來的地方了,說了別人也不信。


在醫院治療的療程應該做滿十四次,每個療程一個月左右,中間休息時間不等,大約三年結束,但是成功率不高,能活過五年的也不多。治療一年半後,孩子說感覺身體很好也很強壯,提出不想再繼續治療。我和愛人商量了一下也同意了,就這樣我們就回家了。


二○○九年九月,孩子又回到了學校。我依然沒有斷開念經,每天仍然為兒子念三部以上的《地藏經》,為兒子放生做善事也一直在做。孩子上學後,我也就有了時間,正常的早晚課念佛以外,我又為孩子抄寫了多部經書。我知道自己福薄,在家專門守了23天八關齋戒來求福報,並祝願在家學佛的居士能夠家庭平安兒子吉祥。

二○一○年初,孩子談了個對象。當時孩子問我,結婚買房子怎麼辦?我說咱們家只有這麼一套60平米的舊樓房,我們夫妻都是普通工薪階層人,而且這幾年在醫院治療時得到了大家很多的幫助,我心裡很過意不去,現在人家有我能幫到的地方,我就盡力幫忙,現在家裡一直也沒有再攢下錢。因為房子,孩子的對象沒有談成,看到孩子的苦悶,我又擔心他的身體,這使我每天念經也起了煩惱,家庭再次出現困難,並障礙了我念佛的心境。


記得當時大同紅旗廣場正在舉行房屋展銷會,我看了看,隨便一套房最少也得四十多萬,真是可怕。我一直在那裡坐到了天黑,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再次想到了求佛菩薩,連續三天做完功課後我向佛菩薩求願:“弟子現在急需要一套給孩子結婚的房子,不管新舊、遠近、大小,只要能住人就行。現在由於房子帶來的煩惱,已經影響了弟子的正常修行。弟子懇請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慈悲應願。”當時我沒有向任何人說過這件事情,沒過幾天,我的一個親戚——也是個念佛人,她對我說:“我夢見阿彌陀佛對我說讓我幫你買套樓房,可我現在也沒有錢,並且還有些外債。但是我的丈夫手上有些生意,就是簽不下來;如果能簽約成功,不但我能還清外債,還能幫你兒子買套樓房。”我說那太好了,如果能實現,你又救了我們全家。她說如果生意真的能成,我就一定兌現。說也巧,沒幾天她打電話讓我帶身份證去銀行,告訴我說生意成了!我當時想也不敢想是真的,但是我還是去了,就這樣我得到了幾十萬元的幫助。當天下午我就帶上兒子買了一套一百平米的預售房,二○一一年年底交工。為此,我又帶全家去放生。


二○一一年五月,大同那位大善人和往年一樣再一次舉行大放生。這次我們全家的機緣很好,我們夫妻倆有幸和大家一起幫助組織放生。組織放生人員僅有一周的時間,就有三千多人參加。放生當天,五十多輛大型客車秩序井然地去了大同冊田水庫放生,法會還是由大同佛教協會主持。放生時我兒子帶頭領著大家在水邊高喊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和往年一樣一切順利進行,圓滿結束。放生後沒幾天,孩子就找到了新的女朋友,而且我們夫妻都很滿意。


二○一一年九月,孩子膽怯地告訴我,出事了,對象懷孕了。我說懷孕的事你得聽我講,未婚先孕是壞事,正確對待是好事,你們趕緊結婚吧。我按我們當地娶媳婦禮節給了錢,房子下來我裝修買家具,其實這些我姐姐都包了。我為他們說了很多佛法的因果以及流產的因果報應,讓他們不能有流產的想法。我帶他們去圓通寺為兒媳授了三皈依(兒子已皈依佛門),並且還為送子觀音及其身邊的童男童女定做了錦袍。我也在菩薩面前發願:從現在開始,我每月為未出生的孩子放生一千元(一千元是我們全家總收入的三分之一,三個月後我們全家收入就達到六千多元),一直到孩子出生百天;並且我每天為未出生的孩子讀《地藏經》一部,直到孩子出生後一周歲。願未出生的孩子平安健康大吉大利,做一個對眾生有益的人。


十一月底,懷孕近三月的兒媳,因在外邊洗澡,不幸感染了婦科病。當時兒媳的父母帶她去大醫院檢查,醫生檢查後說是嚴重的病毒感染,必須治療。胎兒肯定是保不住了,因為病毒已感染到子宮。就是治病用的藥也會使胎兒殘疾和死亡的,現在想流產也不行,必須先治好大人才能流產。為了治病,她父母未和我商量,就開始用藥,並且在治病休息期間也將兒媳婦領回他們家。經過兩個月痛苦的治療,兒媳康復了。懷孕近五個月的兒媳,從外表看肚子還沒有太大的變化。周圍所有的人都說胎兒死了,醫生也建議墮胎。兒媳的父母和我經過多次商量,他們堅持墮胎,我堅決反對。我說就算殺了我,也不能殺掉胎兒。在多種壓力下,兒子兒媳,以及我的愛人,都開始動搖了。在這種情況下,我讓我們全家在佛教網上看了《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以及現世墮胎因果報應,讓他們知道墮胎本人來世墮阿鼻地獄,今生事事不如意,會導致婦女終身不孕及病魔纏身。我告訴大家一個生命能投為人是很艱難的事情,當你孩子的靈魂好不容易進入母親的體內,成為一個人形,而竟然被輕易殘忍地絞碎吸出。我們雖然未和胎兒見面,可他就是我們的親骨肉,我們如果因為孩子有可能有殘疾就殘忍地殺了他,那麼我們還是人嗎?我又給他們講了太上感應篇裡講的動物為了保護自己已出生、未出生的孩子的慘烈故事,使他們生起了慈悲心。這時我又告訴他們用佛法讀誦《地藏經》、放生等完全可以改變未出生胎兒的命運,不僅胎兒不會有事,而且還會生出一個大福報的孩子等等一切。讓他們相信佛法裡講的念經可得百毒不得分割的功德利益,並且讓他們回頭看看自家已有治好的白血病以及求房子的事,這不是一個自家的實例嗎?兒媳非常有善根,她表示堅信佛法,從今開始住回家並為未出生的胎兒讀誦《地藏經》。我也告訴他們我一直在為未出生的孩子讀《地藏菩薩本願經》祈福,並且我對兒媳的父母及兒媳兒子多次表態,我堅持不殺生,如果非要墮胎,除非我死了。如果孩子出生後有問題,我不用你們撫養,我來撫養,就算孩子出生不健康,我也會天天教他念經學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妻子說你能活多久,我說我能活幾年,我就教他多少年。如果有一天我該走了,他還不能自理,相信阿彌陀佛會將他一起帶走的。在我的勸說下,我們全家人開始為胎兒讀誦《地藏經》祈福,特別是兒媳每天非常精進地讀誦《地藏經》並加聖號。在每月放生原來一千的基礎,再讓兒子兒媳自願拿錢放生。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全家都非常的精進。我每天早晚課後跪著為未出生的孩子誦一部《地藏菩薩本願經》,同時為未出生的孩子抄寫了七部經書。沒過多久,出現種種瑞相,兒媳夢見了觀音菩薩在雲上,我在下邊身穿海青跪著念經,後來又夢到我在天上抱著孩子送給她等夢境。兒媳的肚子也一天天地大了,也有了胎動,一切都很順利。


二○一二年農歷四月初八,我們全家在圓通寺為未出生的孩子做了一個吉祥。一小時的法會,兒子始終跪著,兒媳挺著肚子在旁邊站著為孩子祈福,但是他們也沒感覺累。下午全家按照每月的慣例去放生。農歷四月二十二日,兒媳的肚子有反應,我愛人帶她去醫院,二十四日凌晨一點順利生出一個七斤六兩白白胖胖的大小子,並且生出來他就笑。一生出來我在家就得到了消息,我馬上起床沐浴更衣穿上海青叩拜佛菩薩並讀《地藏經》。四點多我到了病房看到孩子睡著了還在笑。天亮後醫院在我們的要求下,也找了熟人給孩子做了全面檢查,結果一切非常正常、健康。二十五回家,一切順利。二十八又為新生兒放生。孩子滿月的時候,我們沒有擺酒席,而是去放生,百日的時候也是如此。現在我們的孩子快六月了,既健康又漂亮,二十多斤近七十厘米的胖小子,他母親的奶他想吃多少有多少。到寺廟我抱著他拜佛他也笑,師父們見了都想抱他,真是人見人愛。我們的孩子給我們全家帶來了幸福快樂和希望。想想五年前,再看看今天,真是從家破人亡到兒孫滿堂啊!


以上是我這五年以來的親身經歷,真實不虛。當然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我所求的都是如理如法,沒有貪心也如法去做了。我至今學佛已有十年,我認為我們在家的佛門弟子的家庭親人特別是年歲小的,得了重病絕不能讓他失去生命,我們應以佛法去救他們。當然醫學的治療也是必須的,我們以佛法給他積福、增壽治療才會有效果。這樣才能給眾生示現一個佛門弟子家庭的圓滿。我們念經放生是很重要的,可是我們不要忘記我們的心,我們要有一顆慈悲的心。如果我們有一顆慈悲的心,那麼我們身體的磁場就會有好的反應。由於我們的慈悲,就會得到善神的護佑,而我們身邊的厄運就會離我們而去。《太上感應篇》說道:“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地藏菩薩本願經》講得更多,更細,我們應多讀。我們的福報大了,兒孫自然會得到花報,現世的家庭就會得到幸福圓滿,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會多了一個福德因緣。《阿彌陀經》講的“不得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我們所求如理如法,就一定會得到,如果得不到,那問題是出現在了我們自己身上。現世的因果《了凡四訓》就講得很好。《太上感應篇》《俞淨意公遇灶神記》等多種善書,我們讀就會知道怎樣去做人、做事,我們的家庭就必定會得到善的果報。

山西大同 薛居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