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江南

 

    感恩地藏王菩薩!

 

    段師兄讓我把自己母親生病的經歷,寫出來。還請大家不要介意文字的冗長。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07年底,我還在韓國的首爾出差。那時,我們誰都不知道,我媽媽已經病了。包括我媽媽自己。

 

    媽媽是在一次例行的體檢中,被醫生建議做一個系統的檢查。那時我媽媽自己並無明顯的不良感覺。但當檢查結果出來後,全家人都傻了。

 

    媽媽得了間質瘤。

 

    媽媽生來膽小。一聽說要手術,心就慌了。我一邊哄著母親,一邊請朋友幫忙,住進了301醫院。因為根據網上的信息,對間質瘤的醫治,301醫院是最好的。這時,我跟家人商量,我出錢,弟弟和妹妹出力。因為我在外企工作,負責亞太區的業務,出差是常態。照顧不了母親。主治醫生告訴我,三天后,手術。從現在起,開始進流食。

 

    一切進展得,似乎很順利。

 

    春節前,北京的交通壓力越來越大。為了在手術前準時到達,我和家人,特別在醫院旁的酒店裏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趕到了病房。醫生卻告訴我,手術取消了。原因是年底,醫院的手術用血用完了。

 

    我讓母親別急。然後找到醫生說:「我母親不是特殊血型。我們一家人血型又一樣。家屬獻血行不行。」醫生說:「這是一個大手術。家屬獻血,解決不了問題。另一方面,你母親已經70歲了。我們是腹外科。從腹部開刀,需要兩個刀口。你母親的身體很難承受得住,極可能下不了手術臺。」

 

    我不死心,又跑進辦公室單獨追問醫生,是否還有其他的辦法。醫生告訴我:「我們已經盡力了。並且,我們還做了跨科室的溝通,也上了院裏的專家會議。這是我們研究後的共同決定。要不,你再去胸外科試試。但現在,得出院。不能占著床位。」

 

    我明白了。醫生沒辦法明說,他們看不了。但如果他們都看不了,那又有哪家醫院能看得了呢?此時我的心,疼極了。

 

    我只好給媽媽辦了出院手續,並把媽媽接到自己的家裏過年。我哄著母親說:「現在做手術的人太多了。醫院真是沒血了。人家也得過年啊。年後,咱們再住進去。現在得休息好。讓自己壯起來。要不,手術時沒體力。」

 

    望著媽媽的腹部,已經可以明顯的看出來,腫瘤在長大。我知道,胸部手術的風險,要遠大於腹部的手術。我對自己說,跟他拼了。只能繼續找醫院,再把媽媽接收進去。別的,沒有路了。望著窗外夜空裏綻放的煙花,想著醫生對我的回絕,我知道自己是在挺著,心力交瘁。

 

    忽然,我想到了《地藏經》。只是腦子一閃。這部經典還是去朋友家時,隨手拿的。一直躺在書架上。我只知道,《地藏經》能消災解難。曾經翻看過,但裏面的生僻字很繞口,就又放了回去。我知道,雖然自己吃素十幾年,並在學習國學。但每天忙於工作,對佛法一是不瞭解,二是沒有生起正信。

 

    對,誦《地藏經》。求地藏菩薩救救我媽媽。這是我所能知道的唯一的辦法了。於是一個人跪在那裏,嘴裏念著《地藏經》,心裏想著該怎麼辦。口幹舌燥,欲念紛飛。亂極了。

 

    當我把媽媽的片子又拿給胸外科的主治醫生時,醫生告訴我,這是賁門癌。目前賁門癌術後三年的存活率幾乎是零。而不手術,就是等著餓死。因為腫瘤還在繼續長大,不斷擠壓著食管和胃。

 

    我跟醫生說:「不管什麼樣的結果,我們都會認為是最好的結果。」我不敢想自己此刻的決定,對媽媽是好還是壞。回到家後,我對家裏人說:「我打算辭職了。我爸爸已經在幾年前去世了。我必須得把我媽媽拉回來。」然後,哄著媽媽說:「我問過醫生了,還是間質瘤。這回是胸外科做。」

 

    年後,我媽媽又住進了301醫院。

 

    等手術的時間,是漫長的。同一房間的病友,來了又走。但就是沒通知我媽媽做手術。我找到醫生。醫生告訴我:「這是台大手術。我們沒有把握。需要選一天你母親身體狀態非常好的時候。同時,我們的體力也跟得上。這一整天,就只安排這一台手術,然後全科室的醫護人員都上。」我明白了。即便我找到最好的大夫,也不能保證,我媽媽就一定能回來。

 

    於是,我每天發了瘋似的誦《地藏經》。每當念到光目救母時,痛哭不止。

 

    醫生告訴我周五做手術。周一早上,我照常在家誦《地藏經》。念著念著,忽然耳旁聽到一個聲音:放生。這完全超出了我的知識範圍。正在愣神中,忽然手機響了。我以為是醫院打來的。卻原來是一位朋友。他學佛。一上來,就問我最近在幹嘛。怎麼不見人影。我直接問他,放生是怎麼回事。他樂了,說總算明白,為什麼自己一大早什麼也不顧,趕著給我打這個電話。他給了我一位朋友的聯繫方式。說找他,可以搞定此事。並囑咐我,放完生後,去他家一趟。

 

    對方是位老人家。因病獲得地藏菩薩的救治。目前退休在家,幫助大家放生。我說:「叔叔,我沒概念,也不懂。2萬元放生,夠不夠?」對方頓了頓。說需要時間準備。要我周三一早去他家。

 

    我一大早,帶上錢,去找這位老人家。然後一起去了當地的水產市場。一到那,我就傻了。因為有很多人知道今天要放生,自己開著私家車,已經提前趕到那,準備幫忙。而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

 

    我們一起把水產市場裏所有活著的魚、鱉等,都買了。裝入大卡車內的水池裏。沒有開車的朋友,都坐進了一輛中巴車。滿滿一車人,一路誦著佛號,來到了聖泉寺山下的河邊。遠遠就看見,那裏已經有幾十人在等著我們,只為幫助放生。其中還有兩位出家的師傅,幫助主持放生儀軌。我除了被感動得直哭,什麼也幫不上手。

 

    在做功德回向的時候,出家師傅也哭了。他走過來安慰著我:「你和你母親有很深的因緣。別再難過。你在救你媽媽,而你媽媽也是在用另一種方式成就你。」

 

    放完生,我如約來到介紹我放生的朋友家。客廳裏,放著一把古琴,上面蓋著一塊紅布。另一邊坐著一位民間的中醫高手。背景音樂也是古琴。

 

    我聽我的朋友提起過這位中醫高手多次。但從未見過。這位中醫高手又通易經。我講了我母親的事情。他一邊聽,一邊起卦。忽然此時,蓋在古琴上的紅布,自己落了下來。他笑了。說這卦不用算了。這叫外應。大吉。只是在手術期間,要繼續放生。

 

    我激動得跳了起來。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周五一早,媽媽進了手術室。我讓妹妹去繼續放生。而我留在樓下守著等結果。心裏在一刻不停的祈求媽媽的平安。

 

    1個半小時後,突然廣播裏,通知我媽媽的家屬在手術室外等。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的樓。心裏在想,才1個半小時,不會有什麼意外罷。

 

    透過隔離門,我看到醫生,穿著拖鞋,手裏拿著一個託盤,慢悠悠的走過來。醫生摘下口罩,滿眼都是笑意。對我說:「手術非常成功。」

 

    託盤裏放著的,是取下來的腫瘤。17公分大。醫生告訴我,這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期。原以為手術會進展得異常艱苦。但現實卻是非常的順利。醫生自豪地說:「你摸摸這個被切下來的組織,被包裹得非常完整,沒有一點破損。而且大腫瘤裏,套著很多個小的腫瘤。在這個位置上長這麼大的腫瘤,我從醫這麼多年,自己都感到驚訝。我們會把它作為標本,並作為建院以來,在這個領域內,最成功的案例。」

 

    我下了樓。在眾人面前,哭得象個孩子。

 

    術後10天,護士長通知我們出院。我找到主治醫生,要求再住一段時間。醫生同意了。並將我媽媽轉到另一座樓的病房住下。我請弟弟幫助做這一切。我回公司去辦理離職手續。我知道,手術的成功,只是第一步。

 

    第二天一大早,當我來到新病房時,所有病友都用驚異的眼光看著我。媽媽說,她昨晚做了一夜的惡夢。把所有人都吵醒了。我急著問:「《地藏經》呢?」因為這段時間,我都會把一本《地藏經》放在媽媽的枕邊。以期望這樣能保佑媽媽平安。但昨天因為搬房間,這本《地藏經》被放進了衣櫃裏。

 

    媽媽說,她昨晚夢到一群小鬼來抓她。媽媽拼了命的跑。但最後,還是被一個小鬼追上,把媽媽頭後的一縷頭髮剪下,跑掉了。

 

    這個夏天,我接到了301醫院的電話。他們進行電話回訪。問我媽媽現在狀況如何。我說很好。對方說,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對方說,是真的很好嗎?我說,是真的很好。

 

    電話那邊,分明已經急了。一句一句的緊逼,變成了質問。他以為我在說謊。反復要我確認。他說,他們目前根本沒有賁門癌術後存活三年的記錄。並問我病人回到家後,都做了些什麼。

 

    我說:「我媽媽現在,的確非常好。並且沒有術後都會出現的反流現象。從醫院回來後,我們請了最好的中醫大夫給我媽媽進行了調理。並不斷的放生,誦《地藏經》。當然,這些您可能不信。」對方停了一會。說:「這些也不是沒有作用。」

 

    媽媽現在,已經全好了。天天去公園裏繼續打她的太極拳。她並不信佛。但媽媽知道,是地藏王菩薩救了她。

 

    家裏人也不信佛。但成全了我在家,全職照顧媽媽。

 

    現在,我自己在助印《地藏經》。雖然各個版本間,多有不同。但堅信自己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並且祈請諸佛菩薩,賜給我一位老師。讓我可以系統地學習佛法並生生世世去實行。

 

    感恩釋迦牟尼佛。

 

    感恩地藏王菩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