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632.JPG 

↑在學生宿舍中心(Heritage Center)拍攝。

ELI同學依序為Jimmy(左一)、大原一敏(左二)、Sertac(中)、赤木由美(右三)、Mr.Kwon(右二)、Sun (右一) 

 

今天晚上九點二十分的飛機離開美國本土。

 

即將離開美國本土,該安排的還是很多,該會面的朋友還是很多。

 

今天計劃要會面的同學、朋友有:

1.校門口的Express 餐廳老闆和老闆娘 (Say Goodbye)

2.Rui (超重要,談事情,送東西)

3.Peggy (持保留態度)

4.齊教授 (持保留態度)

5.Edwin (持保留態度)

6.ELI同學 (一定會碰面)

 

今天天氣相當好,蔚藍天空!

 

最近接到Peggy的電話問我幾點幾號離開,只是她說再看看時間。

我持保留態度,有碰面也好,沒有碰面也好,就隨緣。

 

至於齊教授和Edwin也是,我之前打了電話也留了言,到現在還沒半點消息,

聽說Edwin女朋友到美國了,所以可想而知,似乎碰面是遙遙無期。

所以我也持保留態度,隨緣。

 

 

然後中午,我得知韓國Jennit在她自己的宿舍辦離別會,

我還有別的約會,不知道趕不趕得上?

 

ELI下午一點四十分下課,我大約快兩點到校門口。

跟校門口的中國餐廳老闆、老闆娘Say Goodbye,

因為我第一天來SLC就是吃這邊的食物,最後一天也希望來這一趟。

打完招呼後,想到Union吃最後一天的中飯,哪知半路上碰到Nick和Leon,

說Union沒什麼菜也沒什麼人,他們想到中國餐廳吃中飯,於是我又折回到餐廳了。

 

後來,我跟Rui約下午三點半見面,Nick也跟大原先生約四點多拿東西,

吃完飯後我便跟Nick搭Trax到宿舍。

 

走到一半,Nick問我臺灣人對內地人的感覺如何,

我就對他直說:「內地有些人不擇手段,硬是踩著別人的頭爬上去,

不過,我相信還是有很多人很良善的。」

 

Nick也笑著說:「我也有點這樣感覺,因為我還沒工作過,

可能之後會看到類似的事吧!」

 

我認為是因為競爭激烈以及從小教育的問題,導致有些內地人不擇手段。

 

後來走到813宿舍時,我心裡有點忐忑,複雜了起來。

想著該如何用恰當地英文和Rui溝通,如何把自己的心情和感想告訴她。

 

碰面後,我把筆記本、感謝卡以及禮物送給她,然後邀請她去喝杯星巴克咖啡。

只是沒想到最近的星巴克咖啡在醫院裡,從宿舍區走到那裡需要十多分鐘。

 

坐定後,我向她要聯絡方式,希望之後也能保持聯絡。

 

然後,我開始談起五月出事情發生的經過,順便問問Rui本人對此事的感覺。

只是Rui的感覺跟我很像,她不太相信Mr.Kwon是喜歡她的,

她覺得Mr.Kwon是欣賞Modoka。

 

只是,真相只有一個!

 

情情愛愛的事本身讓我覺得沒什麼意思,

只是發生這些事愈加深刻體會「人生如戲」、「連續劇」、

「男女情愫無國界」。

 

旁人一聽很複雜,我卻覺得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然而,當影響到朋友或是影響到自己時,

遇到此種狀況就讓我不得不該說說話了。

 

言談之間,我就在紙上寫下漢字「平常心」和「緣份」給Rui看,

這是我目前的狀態也是我目前的答案。

 

結果,在聊天之中,我手機響了兩、三次。

不是Mr.Kwon找就是Joon找我,對Rui真的很抱歉。

 

今天對Rui整體表現很不好,很草率也很匆促。

不是送她的護身符打結(後來還是她幫我解開),再來就是手機一直響、

自己找不到恰當的話題跟她聊。後來,因為時間的關係,她要準備明天的考試,

所以在H.C陪Setac、Mr.Kwon和我打桌上足球一會兒後就要離開了。

 

送Rui回宿舍後,我很巧地碰到Aya。

因為她手機沒錢,所以最近一直連絡不到她。

幸好還有機會跟她說聲再見。

 

其實,用英文講話還是會讓我有隔層紗的感覺,意思無法百分百傳達。

(有時候我覺得中文也是無法自如的說出心裡的感覺。)

尤其跟女生聊天的時候,說來說去就那幾個單字,

真想讓自己的英文再更進步,日文也是!

 

附帶一提,HC的桌上足球,我們四人玩這遊戲時,

原本一兩局是我跟Sertac輕鬆地搖搖領先,

把Mr.Kwon和Rui「電」得很慘,後來,卻是狂輸三局。

Rui和Mr.Kwon連進好幾球得勝,讓我跟Sertac縱使盡全力還是無法贏。

 

話說回來,Joon很急地跟我約五點半在HC前面碰面,

原來他要去她阿姨家,想再離去之前跟我打招呼,

我也送他USB,裡頭都是他的相片。

 

Joon走之後,我們便在HC的位子上坐著,Jimmy、大原先生也跟著來碰面,

Sun、Yumi也剛好吃完飯跟我們碰到面,立中打完球到HC。

所以,很巧地,大家沒有故意約,卻幸運地碰頭了,也留下最後團聚的照片。

 

大原先生很好心送我回Hotel拿行李。

最後一程,謝謝大原先生載我。感謝你!

Jimmy和Mr.Kwon也陪我到機場送別,真是對他們不好意思。

 

我問自己,想念朋友嗎?對他們會不會不捨?

 

多多少少都會。只是,我們會在未來相聚的。

 

謝謝ELI的朋友們對我的幫助,Thanks a lot。

你們也要多多加油!

Good Luck。

 

See you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