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需要思辨的智慧,別讓口袋深淺,扭曲了公理正義。

 

最近,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出了本暢銷書《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我趁去山地服務時,問了同車學生,「你們認為,有什麼是錢買不到的?」

 

學生一聽都大笑說,「老師,沒有錢買不到的東西,只有價錢對不對。老師沒聽過『遮羞費』嗎?連做了不名譽的事,都可以用錢來遮羞,還有什麼是錢買不到的?」

 

「那麼,榮譽呢?」學生說,「當然可以買,很多有錢人都是他母校的榮譽博士。」

 

「好,正義呢?」學生思考了一下說,「只要是人,就有價碼。法官是人,所以法官也有價碼。」

 

我想起京劇《蘇三起解》,「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直到現在,都還有「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例子。

 

「那黃牛票呢?」學生說,「黃牛花時間和勞力替你排隊,他節省你的時間,有何不可?」「那警察為什麼要取締黃牛?」學生嗤之以鼻說,「那是因為法律是為有錢人設的。老師沒看到法律碰到有錢人就轉彎嗎?不然為什麼很多高架路是『截直取彎』?」

 

他們都沒有提愛情、友情。顯然,這些更不是問題。

 

萬物皆可買?

 

現代人眼裡,金錢的確萬能。雖然我們也聽過「有錢能使鬼推磨」,但是不曾仔細思考金錢的力量,因為社會上總有典範是錢買不動的。

 

雖然有人愛錢(如大學生撿到錢,要求三○%的留置金),也有人對不義之財不屑一顧(如清潔工撿到她薪水三十倍的錢而不動心)。有人為錢出賣國家、民族,也有烈士寧死不屈。這些典範使我們認為,金錢沒有那麼萬能。

 

京劇《搜孤救孤》能令人感動,就是因為一個「義」字:為義,程嬰犧牲自己的親生骨肉去頂替趙氏孤兒,還要背負賣主求榮的污名;為義,公孫杵臼犧牲生命去成就程嬰。

 

這些典範就像寒夜中的燈火,讓我們看到人性的光輝。但是我們沒有想過,當這個光愈來愈弱時,社會會變得怎麼樣。人性的光輝需要社會的支持,它需要思辨。

 

七○年代,石油危機時,我曾花兩美元請學生替我排隊加油。當時石油短缺,車牌最後一碼為奇數者,週一、三、五可以加油;偶數者,週二、四、六可以加油;週日大家都可以加,但是週日加油站不開。所以當時的上班族,幾乎都有付費請人加油的經驗。

 

但是,當桑德爾用紐約中央公園義演莎翁名劇為例時,就好像不對了。因為富人付錢請人排隊取票,會剝奪窮人欣賞免費戲劇的機會。原來是非不是絕對,它會因情境而改變,但真理是不變的。

 

正在思索時,姚仁喜先生寄來了聖誕禮物:一個類似萬花筒的魔術筒,明明是直的看出去,視覺卻會轉彎,看到旁邊的東西。難怪有人說,「道理是直的,道路卻是彎的。」問題是,我們該怎樣維護真理,使它不變成千面女郎?(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