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居士自幼心靈手巧,人也長得漂亮,年紀輕輕就成為全市較有名氣的美髮師。改革開放後,她自己開了一家美髮廳,如今已發展為頗具規模的美容院。
  
  秦居士對母親特別孝順。在母親臨終時,她一直跪在床前的水泥地上達八個小時,念佛不停,感動得全家十幾口人一齊跪下念起了佛號。突然,大家不約而同齊聲喊到:「哎呀,我看見觀音菩薩了!」與此同時,單間病房內瀰漫著一股奇香,沁人肺腑。大家同時看到觀音菩薩降臨在母親病床的右上方,只有秦居士看到母親含笑向空中而去,而且聽到佛樂聲聲。一時令全家異常興奮,再看母親面帶笑容,已經往生。從此,一家人都信了佛教。
  
  就是這位善良虔誠的秦居士,曾幾次請我幫她聯繫出家。從交談中我得知她之所以要出家是因為與丈夫沒有感情,而且經常吵架,丈夫有時還動手打她。我每次都開解她不能為了逃避現實而出家,更何況她還有一個未成年的女兒需要照顧與培養。前不久的一天晚上,她突然哭哭啼啼打來電話說,因為和丈夫吵架,她已在弟弟家住了三天,現在想馬上來見我,不然就不打算活了。
  
  一見面,秦居士就聲淚俱下:
  
  我現在住的三室一廳的單元房,是半年前才買下的,購房款四十萬全是我掙的錢。我與丈夫一起選好房後由於業務繁忙便將存折交給了他,由他去辦理購房手續。不久我們就拿到了新房的鑰匙。我以為受苦受累半輩子總算有了稱心的房子,可萬萬沒想到三天前他深夜回家後對我說:「明天你準備好二十萬元現金,最遲後天拿回來,否則就準備搬家。」我一楞,見他是認真的,就問:「咱不是花四十萬買下房子了嗎?怎麼還要二十萬?」他見我反問,就大聲喊道:「我只交了二十萬,又在建行辦十年按揭,貸款二十萬。省下的錢我拿去炒股,本想賺筆錢,沒想到全賠進去了。為了撈回來,便以這套新房作抵押,又向股友借了二十萬,誰知也賠光了,現在人家要錢,拿不出錢就給人搬家!」我聽後真不亞於五雷轟頂,就責怪他炒股為何不事先和我商量?誰知他不但不認錯,還動手打我(她邊說邊給我看她手臂上青紫的傷痕)。這日子實在沒法過了!就算是我上輩子欠他的,可我委曲求全近二十年,家裡吃的、用的、住的全是我掙的,難道還還不清債?現在如果還錢,我的美容院就得關門;如果抵債,住房就要給人。我實在想不通!我只想求您給妙法師父通個電話,問問因果,就是死也要死個明白啊!嗚棗嗚棗
  
  等情緒稍微平靜了一些,秦居士又向我講述了她與丈夫結婚的前前後後棗
  
  我的弟弟文革時下了鄉,後來許多人都想方設法調回來了,我的母親也帶著我到局長家走動關係。局長的老伴兒看到我,顯得很熱情,問長問短,並動員丈夫給我家幫這個忙。後來我母親又單獨去了一次局長家,我的弟弟不久真的回了城。這時,母親安排我和局長的兒子見面兒。我當然不高興母親拿我的終身大事作文章,但是弟弟畢竟已調回來了,於是就答應見一見。見面之後,我倆都找不到話說棗沒感覺。但我看他人長得還算斯文,又是一名大學畢業的機關幹部,倒也不反感。在母親的反覆開導下,單純的我終於很快答應了這門親事,弟弟也隨即獲得了滿意的工作。
  
  誰知新婚第一夜,我發現新朗在脫衣就寢時,從身上掉下許多白色的碎屑。我定睛一看,噁心的差點嘔吐出來:這個已經成為我丈夫的男人,除了臉、脖子和手之外,全身都是魚鱗樣的皮膚病,我驚呆了,眼淚唰唰地往下流。想想看,我該怎樣面對今後的生活?我要是現在的女性,肯定會奪門而逃的!然而我卻不敢面對母親的眼淚,弟弟的前途,以及社會的議論,我認命了。這時,我突然明白了和我們非親非故的局長一家那麼熱情地幫助我家的原因了。他們為了自己的兒子,卻毀掉了我的一生!
  
  後來我勸他去治病,他說以前治過沒效果,不願去丟人現眼。我又給他買了許多藥,均不見好轉。我再力勸他去醫院,他竟然打我罵我。更糟的是,我無法與他同床,他一靠近我,我就噁心得要吐,可能這也傷了他的自尊心,他就對我施暴。我傷透了心,婚後沒多少天,我們就分室而居了。後來我還是懷了孕,生了一個女兒。尤其令人不解的是,作為一個受過高等教育又生在高干家庭的人,他竟然連一點起碼的衛生習慣都沒有。用過的碗筷、吃剩的東西、穿過的衣物,亂丟亂放;脫下的鞋襪,在哪裡脫就扔在哪。十幾年來從沒改過。如果不催他,他連個澡都不願洗。對他的這些壞習慣,只要我稍一表示不滿,就會招來一頓拳腳。在外人眼裡,我們是朗才女貌,小康之家。誰又知道我是笑在臉上,哭在心裡。
  
  有一次我去青島出差,住在海邊一個賓館裡。晚上,我躺在舒適的房間中,聽著陣陣的海濤聲,在這浪漫的環境裡,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命運,淚水打濕了枕頭,輾轉難眠。我怨老天為什麼這麼不公平,讓我嫁給這麼一個噁心的男人,難道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命嗎?忽然,我想起傳說中的南海觀世音菩薩,都說她大慈大悲,能救苦救難,她能不能幫幫我呀?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窗外的海濤聲似乎給了我希望。我一翻身下了床,披件外衣走出賓館,來到海邊。夜深了,沙灘上寂寥無人。我凝望著星光閃爍的夜空,欲哭無淚……突然,我依稀看見觀世音菩薩踏著一條魚就站在海天相接處,委曲、怨恨、希望,一下子湧向心頭,我跪倒在沙灘上,遙望著觀世音菩薩放聲大哭,多麼希望她能一把將我拉出苦海呀!後來我就認識了您,並皈依了佛門,也許就是那天我求來的感應吧。可是我唸經拜佛並沒有使我的婚姻現狀有什麼轉變,我究竟前世欠他多少債,怎麼也還不清啊?聽說金廠長的家庭問題就是靠妙法師父解決的,您能不能代我問一問,不然,我真的不想活了!
  
  聽完秦居士令人揪心的哭訴,看著她絕望的神情,我無法相信厄運竟會降臨在這樣一位善良、孝順又能幹的女人身上,更找不出什麼話來寬慰她。我不得不又一次用電話急切地向師父求助。
  
  ……
  
  按下揚聲器,大家都能聽到妙法老和尚的開示:
  
  大約一百年前,在一個小鎮上,一個男人帶著唯一的幼女靠開小飯館維持生計。女孩的母親已病故,老闆怕女兒受委曲再沒續絃。有一天老闆外出,在回來的路上發現一個被人遺棄的五六歲小男孩。他心裡盤算著每天飯館客人吃剩下的飯就能養活這個孩子,既救了他一條小命,長大了還是個不要錢的長工,真是一舉兩得。於是便在自家牲口棚裡用木板、茅草搭了個鋪,就算收留了男孩。這個孩子每天幫著洗洗碗筷,掃掃地,吃點殘羹剩飯就活了下來。在老闆和他女兒眼裡,這孩子只不過是個會說話的牲口,既便有個頭痛腦熱、蚊叮蟲咬,也是任他自生自滅。總算這孩子命大,居然長大了。但因從小就沒有人把他當人看,除了指使他干最髒最累的活,很少有人跟他說話,遇到不順心的事,都拿他出氣,非打即罵,使得他少言寡語,呆頭呆腦,別人也都把他當作缺心眼看待。
  
  後來,女兒到了出嫁的年齡,老闆想招婿入贅,又怕自己死後家產會被女婿霸佔,所以儘管有提親的,卻遲遲不肯嫁女兒。有一天,他忽然「靈機一動」,打起了長工的主意。如果女兒嫁給長工,實際上他只是女兒馴服的奴隸,那麼家產就不會落入外人的手中。於是,「聰明」的老闆給女兒安排了一樁萬無一失的婚姻。女兒雖然遵從父命,但自然不肯與傻呼呼、髒兮兮的「丈夫」同房,一生都過著荒唐的偷情生活。長工則一生在屈辱、勞累、骯髒中度過。
  
  故事中的女兒,就是現在的秦居士,長工就是秦居士的丈夫。他不良的生活習慣是前生住牲口棚養成的。身上的皮膚病,是前生蚊蟲叮咬,長期住骯髒環境造成的。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不是不報,時候沒到。這就是秦居士今生痛苦婚姻的前世因緣。前世的長工給主人家幹了一輩子的活也沒得到一分錢的工錢,今生是討債來的;秦居士挨打挨罵也是她前世打罵長工的果報;至於今生的夫妻生活,也是前生的翻版……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所謂的「命」,是注定的,前世種因,今世注定要受果報,而「運」則是變通的。秦居士前生行惡,多半是自幼受其父的影響。今生她孝敬父母,心地善良,喜聞佛法,又皈依了佛門,吃齋念佛。佛法才能幫她了卻宿債。所以請秦居士明白自己的前世因緣之後,不要再對現在的丈夫存怨恨厭惡之心。要抓住今生的機遇,誠懇懺悔前世罪業,多懺已過,少論人非,必定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還要多念《地藏經》和《普門品》回向給前世的長工,相信秦居士的先生一定會轉變。
  
  我按下揚聲器後,抬頭看見秦居士靜靜的坐在那裡,早就雨過天晴了。
  
  半年多過去了,秦居士打過兩次電話來。一次是要一些佛教書籍;一次是說她業務特別忙,有時間就會來看我。聽聲音她心情很好。我長舒了一口氣,衷心希望她們夫妻早日了除宿怨,家庭和睦,共渡難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onardo 的頭像
leonardo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