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躋身先進國家之列,韓流成為亞洲流行指標,明洞街上的潮女、潮男妝扮時尚品味,然而眼前一片繁榮中,潛藏一股惶惶不安。

「韓國政府說,簽署FTA將可創造工作機會,這對找工作有幫助?」當聯合報採訪團如此詢問首爾大學經濟系金宗熏、社會系金慧媛,他們倆面面相覷互問:「有嗎?」他們都是大四學生,是韓國最有競爭力的最高學府學生,也為找工作陷入苦惱。

二十五歲的金宗熏已感受到未來肩上沈重負擔。在韓國,要結婚,須準備十萬美元才能過關。結婚後還有房子問題,很多年輕人買不起房,只能用租的,韓國是採押金制(編按:即將一大筆錢押在房東那兒,用利息來支付房租),「如果我的年薪是三千萬,我打算存兩千萬元,花一千萬就好了,這樣五年就可以存到一億元,」金宗熏盤算著,三十多歲就可以結婚了。

韓國人均所得(人均GDP)突破二.三萬美元,超越台灣,因為政府為維持大企業出口競爭力,強勢讓韓元貶值,物價高漲,韓國人民口袋裡可支配所得並不如統計數字那麼高。

韓國人負擔沈重,不僅物價高、學費高,工時是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最長,一年工作約二二五六個小時,比台灣人多出約一三六個小時;家庭債務也不斷創新高,去年底首次突破九百兆韓元,相當於韓國政府三年的預算總額。

韓國統計廳最近發布社會普查顯示,在一九八八年時約有三十六‧九%韓國國民認為自己是「社會底層」,去年時高達四十五‧三%。「手無分文」去年更被韓國上班族票選為自己生活的最佳寫照。

貧富差距也拉大。四月下旬,韓國租稅研究院引用韓國國稅廳資料顯示,韓國一%最高收入者佔整體所得之十六‧六%,遠高於OECD國家平均的九‧七%。

韓國老百姓生活被大企業控制著。供應韓國人民日常生活所需商品的通路,幾全數控制在大財閥手上;大財閥挾大資本優勢,隨意跨足各個領域,幾令韓國中小企業無生存空間。

「外國人看韓國,好羨慕,但FTA的過程,含著許多痛苦,」金宗熏語帶沈重地說。

學經濟的他認為,FTA或許有很多優點,不論那個國家,占有優勢的產業若能將生產分配給一些弱勢的部門或國家,對全球是好的;但站在弱勢的一方,在FTA過程中,它不是自然被淘汰,而是一種政治的調整、人為的調整,而且是急速地馬上要適應,這是很痛苦的,政府應充分考量人民的憂慮。

【2012/06/19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在天與地之間揮灑自如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