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高雄市瑞隆派出所巡佐郭鑫暉、警員張世祥(右)苦勸絕食癡情女無效,張世祥當下高唱歌手辛曉琪成名曲「領悟」,結果真讓女子領悟。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曾問我:佛教可以通過因果的道理令人迷途知返,改過向善,從而達到治病救人的目的,實在了不起。可是至今還活動在民間的巫婆、神漢,以及曾風靡一時的氣功師也有幫人治好了病的傳聞,而氣功和巫婆神漢是不講因果的,這又是什麼道理?
  
  我對他說,用因果道理治療身上的疾病,這不是佛教的最終目的,而只是一種手段,或者說是方便法。通過這樣的方法,讓人相信因果的存在,從而自覺的檢點自身的言行,斷一切惡,修一切善。不僅今生能夠生活幸福,遠離災禍,而且臨命終時可以得到善終並往生到極樂國土,永遠地脫離苦海。一人向善可以使許多人受益,多人向善可以減少犯罪,淨化社會。這才是佛教濟世救人的理想。
  
  至於巫婆神漢也能治病的道理,佛在《楞嚴經》五十種陰魔裡面講的很清楚。我的解釋很簡單,氣功師及巫婆神漢,也是六道輪迴來的。比如真正的氣功師可能是從天道輪迴而來,或者氣功師的前生就是一個修道的人,根基很好,今生他一打坐練功,潛能即「開發出來」。這些人的特點是:為人正直,具有同情心,給人治病收取合理費用,不欺騙人,他用自己修練的正氣,可以將病人的病氣逼走。還有一些是假借「氣功」治病為名,以斂財、獵色、盜名為目的的「大師」,這些人可能會「手到病除」,迷惑許多人禮拜他、供養他,而他們更是自吹自擂,自封「佛子」、「菩薩」等等,這種人的前生多是《楞嚴經》「四種清淨明誨」裡講的魔王、魔民、魔女、大力鬼神、飛行夜叉等來到世間,他們大多打著佛教的幌子惑亂眾生。這就好比社會上制假、販假者總是仿冒信譽好、知名度高的品牌一樣。至於那些巫婆神漢則是精靈、妖魅、邪人或是狐狸、黃鼠狼、蛇、鼠之類轉生人間,或附人體。因做動物時晝伏夜出,常在洞中「入靜」,故能現出一些靈異,轉生為人後,一旦打坐入靜,那點靈異又被調出來。但這些人往往貪圖財物供養,喜好故弄玄虛。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秋天的一個下午,石家莊來五台山的十幾個居士中有一位五十幾歲的婦女,正在會客室裡向妙法老和尚訴說著自己的苦衷。
  
  「我皈依佛教四年了,一直是初一、十五吃素,身體始終不大好。直到半年前遇到一位善知識,我才知道要使自己的身體健康不得病,必須完全斷除所有肉食。沒想到我斷肉後身體真的一天比一天好,這才懂得吃三淨肉只是一個方便法。
  
  「自此,我就常勸兒女們吃全素,免得將來也得病。可是他們不但不聽,還說我學佛越學越傻。不但變本加厲的勸我吃肉,甚至還特意買來活甲魚,要給我進補。真讓我生氣。為此,我常和他們辯論。可是誰也說不服誰,弄得家裡的空氣很緊張。最近有一次,我實在氣不過,就住到一位居士家裡。孩子們後來跟我認了錯,把我接回家。可是一到吃飯,大家心裡就不痛快。我想到了出家,又恐怕寺院不會收我;想去老人院,又擔心吃素不好解決。現在我非常苦惱,懇請師父慈悲開示。」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是場馬拉松嗎?誰說一定要按照規則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路!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願意在冷冽的寒冬中把外套借給發抖的小男孩嗎?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講一件發生在九三年的故事。有位姓李的工人師傅,曾跟著侄子在我家聽過妙法老和尚講說佛法,一下子相信了佛、菩薩的存在。半個月後他再來見我時,掏出一個居士證給我看,對我說他已經皈依了,而且星期天還要到寺院幫助維持秩序。我高興地稱讚了他,自愧不如地說自己還沒有去寺院辦理皈依呢!
  
  又半月後,我正在家裡同七八位對佛教感興趣的人「談經說法」,李師傅帶著一位婦女進了屋,打過招呼之後坐在了一邊。
  
  等我和其他人談話告一段落之後,這位婦女說話了:「我今天本來是找您說理來的,可是聽了剛才您對大家講的這些話,覺得都是教人學好的。可我們這一位(她用手一指李師傅,我才知道他們是夫妻)到您這來過一次後,回家就對我說,他要當居士。每天捧著一本書嘰裡咕嚕的背,沒多少天他還真的當了居士。我不懂居士到底是幹嘛的,心想他能學點東西總是好事唄。誰知道以後他下班回家就上炕,雙腿一盤,練什麼打坐。到星期天就往寺院跑,說是當護法;還說以後家裡水果香油不用買了,寺院裡有的是。我問他寺院裡哪來的水果香油?他說現在信佛的人特別多,來寺院上供的也不少,除了水果香油,還有布匹、糕點什麼的,和尚們用不了,吃不完,幫忙的居士就分了。我一聽,這不和上班掙錢一樣嗎?也就不再反對他了。誰知他越來越不像話,現在不光下班炕頭坐,還要吃要喝,一會兒叫我端杯水,一會兒說肚子有點餓,叫我給拿幾塊餅乾。我說我這裡忙著做飯,你不會自己拿嗎?他說他練打坐腿不能放下來。哎,您說氣人不氣人,鬧了半天當居士就是當爺爺啊!趕明兒我也當居士練打坐,看誰來侍候誰。今天我是帶著一肚子氣找您說理來的,我認為是您把他教壞了。可剛才一聽不是那回事,真對不起您,等回家再和他算帳。」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四年,我還住在獨門獨院的平房裡。時至中秋,院裡花草依然茂盛。
  
  進大門左側第一間房是我的書房兼會客室,窗處擺放著一棵大橡皮樹,窗內寫字檯右側的花架上,擺著一盆秀秀氣氣的文竹。
  
  這天下午,上中學的兒子沒有課,吃過午飯後,就到書房寫作業去了。而我在自己的臥室裡看經書,等待妙法老和尚的到來。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