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我跟顏師姊去居家關懷,他二十五歲,是個洗腎病人。

他家是二層樓平房。走過昏暗的燈光、狹小的樓梯,牆壁斑剝發霉,給我一種非常異樣的感覺。

房間裡最讓人注意的是一個小神桌,大約只有茶几大小,供奉的是關公。沒有水果、沒有香爐,只有一盞小燈,一個小瓷杯,裡面裝了八分滿的清水。

leonar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